第138章:厉兵秣马
作者: 梨花映月章节字数:56500万

月无双此刻这么做,不是在刻意捣乱,就是在为难她。

“恩。”北尊大帝轻笑,神情间并不见丝毫的异样,只是望着她的眸子中隐隐的闪过几分异样。

刚刚惊醒,还带着些许的庸懒,但是,却是十分干脆,利索,还带着几分犀利。

夜无绝的眸子微沉,脸上更多了几分冷意,他知道,初也查到了的事情,绝对不会错的,那么这一次,父皇应该是真的生病。

“如今,凤阑国的形势对三皇子十分的不利,三皇子若是不赶回去,只怕二皇子会掌控了一切。”初也的脸上更多了几分着急。

所以,倒不如赶回凤阑国,这个时候赶回凤阑国,说不定还可以打消月无双的怀疑。

这一点,不要说是孟冰比不上,就连精于算计的冷婉儿都不及他的十分之一。

今天有李逸风在,他们根本就占不到任何的便宜,所以,还是快点离开的好。

已经这么迟了,却仍就不见李逸风过来,难道说,李逸风今天晚上不会来了吗?

“你有办法说服他吗?”李老爷子却有些不放心,毕竟,他们这么多人逼着李逸风都没有用,只是李赢一个人,能管用吗?

“好了,你就别再折腾了,赢儿做事,向来都是最有分寸,他竟然那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这件事情,你就让他来处理吧,你现在跑去,能起什么作用?”李老夫人微微的摇头,这老头子的脾气就是急。

事情若是真的那么简单就好了。

感情的事情,本来就是如此,你越是想要忘记,你若是痛苦。

只是,这跟参加招亲的事情,似乎也没有什么关系呀。

所以,现的放手,也是给他自己留了一下机会。

他抱的很快,也抱的很紧,就那么在众目睽睽之下,将他那么紧紧的抱在了怀里。

而且,他望着他的眸子中,此刻,更多了几分柔情,脸似乎还略略的向着他的面前靠近了此刻,似乎想要做出更亲密的动作。

所以,他此刻完全的可以肯定,那个男人是会武功的,而且武功只怕还十分的了得。

这个男人虽然平时看起来一副冷冰冰的样子,但是有时候却是十分的细心的,她知道,刚刚他听到他跟花断尘的谈话,肯定是已经都猜到了。

这束花看起来简单,干净,虽然没有红玫瑰的娇艳,但是却更有着一种让人发自内心的喜欢。

就是因为相信这一点,所以,此刻,北尊大帝对于花断尘说的关于她杀了他们的亲生女儿的话并不相信。

毕竟,他若是说他跟她都是从别的年代穿越而来的,像这样的事情,北尊大帝他们只怕不会相信。

说到此处,花断尘故意的停住了话语,只是,望向孟千寻时,唇角似乎扯出了一丝若有若无的冷笑。

那么除了花断尘还有可能会是谁呢?

听到此处,李灵儿的眸子微微的一闪,脸色隐隐的变了几分。

她看人是不会错的。

“把那圣旨拿出来给我看看。”花断尘此刻很显然是怀疑那圣旨有问题,因为刚刚夜无绝先前拿到圣旨快速看过的反应,实在是让他不能不怀疑。

他也知道,这个男人做起事情来是十分疯狂的,可是什么事都能做的出的。

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北尊大帝先前太过着急了,笔忘记了沾墨,此刻,那字体看起来,并不是十分的清楚。

而且,北尊大帝写在圣旨上的字也并不大。

“快,快把皇上放平了。”李灵儿连连吩咐着那个侍卫,当时李逸风曾经说过,若是遇到这样的情况,一定要把皇上放平了,好让皇上可以舒服的呼吸。

那怕到了现在,他还是不想放掉这个女人。

但是,扣着孟千寻的脖子的手却是更紧了。

但是,她这话,一是婉转的表明了自己的态度,第二,也是含蓄的给李逸风做着思想工作。

但是,若是她真的爱那个三皇子,完全可以直接的嫁给他,何必还要闹出个招亲呢,所以,对于夜无绝,他倒是并没有把夜无绝太放在眼里。

但是月无双却仍就慢慢的,一步一步的向着擂台走去,速度十分的缓慢,似乎是在逛大街似的,一点都不着急。

一年的分离开,她每天每夜在想。

这样的情况,她早就想到了,他若不来找她算帐,那倒不正常了。

孟千寻愣住,这个男人,此刻是不是太过冲动了、

否则,也不会做出这一生一世的承诺。

更何况,那些都不重要的了。

那一次,他是被她威胁,被她逼迫的,所以,他的心中有愧疚,有不舍,所以,最后,他不忍心动手。

然后,才会有了后面的误会。

至于那种穿越呀,借用身份的事情,只怕他说了,别人也不会相信呀。

她的话语微顿了一下,再次冷声道,“我已经查过,以前的孟千寻又痴又傻又呆,简直是一无是处,但是她却突然的变聪明了,单单是这一点,就是一个很大的说服力。”

他毕竟是李家的人,而且,还是李老爷一手把他栽培起来的,然后也是因为赏识他,才把他给了庄主,让他帮着庄主的。

不过,听老爷子这语气不善呀,李逸风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只能乖乖的进了大厅。

“父亲,能再说明白吗?儿子我是真的不明白。”李逸风的双眸微闪,再次忍不住的问道,因为,他隐隐的感觉到,这件事情虽然有些莫名其妙,但是问题似乎十分的严重。

而此刻的李逸风听到他的话,却是猛然的惊住,李老爷子此刻说的是北尊王朝的公主,并没有点名是谁。

他不知道,李老爷为何会突然的冒出这么一句话?

更不明白父亲到底是怎么知道的?

隐隐的李逸风觉的这件事情有些不对。

只是,没有了令牌,所以,他刚走到宫门时,便被守门的侍卫拦住了。

所以,现在,她真的不想让花断尘见到夜无绝,至少不能对面的相见,不是这般的直接的从书房中走出来。

他现在能做的就是尽量的避开麻烦,而不是再添麻烦。

他自然也明白她心中的担心,此刻的她,完全的是担心他,而不是为了那个男人。

“他最厉害的,可不仅仅是他的表演呢。”夜无绝的眉角一挑,声音中略略的带了几分神秘,他要做的事情,自然不会那么的简单,今天,他肯定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那个男人。

人家在皇宫中跟公主表过呢,他突然的跑了过来,怎么看,这花也不像是送给他的呀。

“恩,那就谢谢你了。”孟千寻微微的点头,紧悬的心也微微的放下,只要可以医好父皇的病就好。

所有的人都离开后,房间里便只剩下了北尊大帝跟李灵儿。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很棘手的事情。

“很好,既然这件事情,各位大臣们,都没有意见,那么就这么定了符剑仙。”孟千寻见众人都没有出声,心中暗暗轻笑,看来效果还算不错。

“哦,难怪我看着那花好像又多了呢,原来是又送过来,那这到底是打算送多少花呀?”那个奉命而来的侍卫脸上更多了几分好奇,不过,想到公主的吩咐,也不敢多做停留,虽然跟那个侍卫说着话,但是脚下的步子却并没有停,仍就快速的向着皇宫内走去。

但是,现在想想,似乎并不是那样的,若是他的心中真的有她,真的爱着,肯定会时时的想着她,肯定也会知道她喜欢什么,总可以在平时的生活中,送她一点喜欢的东西,那怕只是一点也好。

他的话一出,站在窗下的男人的身影似乎明显的僵了一下,隐隐的,感觉到从他的周身散发出一股骇人的危险。

只是,在出去之前,又再次一脸疑惑的望了站在窗口处的男人一眼,心中更多了太多的不解。

至于他听到关于她的事情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孟千寻的心中虽然有些担心,但是,她觉的,夜无绝也是真正的爱她的,应该可以接受她的一切的。

“真的已经放下了吗?”不跳字。夜无绝的身子微微的一僵,揽着她的手更是下意识的一紧,毕竟那般的深爱过,她真的能够完全的放下,一点都不伤心,不难过吗?

一双眸子更是直直地望着她,眸子深处带着太多的复杂的情绪。

“好了,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只是,他却似乎仍就没有明白她的意思,反而再次的微微一笑,声音中似乎还多了几分轻柔。

他又说道,“不过,我知道,你对我还是有感情的,要不然,你也不会那么的帮我?”

他了解她吗?真正的了解过她吗?

孟千寻微怔,她现在爱的人本来就是夜无绝,不过,为何招亲的原因,她却不能说,说算能说,也不会跟他说。

只是,他却仍就没有离开,仍就直直地站在那儿,一双眸子也仍就直直地望着孟千寻,唇角微动,一字一字缓慢,却又清楚地说道,“我知道,你这次的招亲,是为了我。”

她微微的抬起眸子,望向仍就直直地站在她面前的男子。

而此刻,他的脸上也明显的多了几分笑意,望向她的眸子也微微的弯起,轻笑中有着太多的柔情。

他此刻已经不能再简单的用自做多情来形容了。

“本公主最后一次提醒你,注意你的称呼。”孟千寻冷声打断了他的话,不想再听他说下去,而且也不会再给他任何的产生误会的幻想。

“公主穿上这衣服,还真是有着几分王者的风范呢。”宫女为她换好衣服,看到孟千寻的样子,微愣了一下,不由的说道,她的脸上明显的带着几分惊讶,那话也是下意识的脱口而出,从心底而发的。

刘公公一提醒,两人才意识到自己犯的错误,议论主子的罪名,可是不轻的,就算此刻公主让人将她们拉了出去直接的打死都不为过的。

将这样的人留在身边,她反而更放心一些,毕竟,虽然这是在皇宫中,看似每个人对她都是毕恭毕敬的,但是却也不见的就是全部对她忠心的。

两个宫女听到孟千寻的话,微微的愣住,快速的抬起眸子,一脸错愕的望向她,似乎有些不敢相信,公主竟然就这么的放过她们了,不但没有惩罚她们,竟然连句指责的话都没有,就只是那么一句,以后注意就可以了?

花公子?孟千寻微微蹙眉,脑海中突然的闪过一个人,花姓可是很少的,整个北尊王朝也就只有那么几家,而且,花家并没有人在朝中为官,能够让大将军弹劾的毕定不是一个普通之人。

他不可能会让他这多年的威严,就这么毁了,绝对不能,所以,不管怎么样,他今天一定要让孟千寻处理这件事情。

她跟他,已经一年的时间没有见面的,此刻,他就在外面的,她的心中自然是忍不住的激动。

孟千寻怔住,心中隐隐的多了几分失望,本来满怀希望的跑了出来,却没有想到没有见到他?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李逸风虽然有些急了,再次连声的追问,当初,他退出,不是因为他对她的感情完全的放下了,而是因为,他知道,她的心中喜欢的是夜无绝,他只是为了成全她,想要看到她幸福。

“你明明知道就算真的有招亲大选,那选中的也只可能会是夜无绝,你若是不怕受伤,那你就也去报名吧?”孟冰再次白了他一眼,虽然她知道他对千寻的心意,但是却也明白,千寻跟夜无绝是彼此相爱的。

“扶朕去书房吧。”走了几步后,他突然停下了步子,低声说道,声音中隐着几分沉重。

“皇上,公主,刚刚大公主说小郡主不见了,正在到处找、、、、”恰恰在此时,一个侍卫快速的走向前,沉声禀报道。

“快去找,现在北尊王朝可是有些乱、、、”北尊大帝却仍就不放心,“宝儿向来懂事,不可能不打招呼就乱走的。”

“皇上,皇上这是急火攻心,快,快将皇上扶回房间。”雪太医看到皇上手掌心中的血痕时,一张脸瞬间的变成了死灰,比起北尊大帝更加的难看我和npc有个约会。

这一刻,他也顾及不了太多了,连声说道,便让人将北尊大帝扶回了房间。

“什么,皇兄生病了?”孟冰惊住,在她的印象中,皇兄的身体一直很好的,怎么会突然生病呢?

李灵儿仍就一动不动的守在床前,一直都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那么直直地望着北尊大帝。

“真的吗?姑奶奶说的是真的吗?”宝儿听到孟冰的话,脸上顿时绽开满满的笑,因为那份期盼的希望异样的灿烂。

“皇上,你这病可万万轻视不得,一不小心,只怕就、、、”雪太医一听,有些急了,连连向前,急声说道。

“行了,都退了吧,朕绝对不会勉强朕的女儿做任何事情的。”北尊大帝却是有些不耐烦的挥了挥手,仍就坚持自己的观点,似乎再严重的后果,他都不在乎,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他的女儿重要。

孟千寻僵在原地,这样的场面,倒是还不至少吓倒她,但是,却因为,那人是她最亲的人,所以,此刻她无法狠下心来。

所以,现在她知道自己不能再提起那件事情了。

“宝儿,你知道他是谁吗?”不跳字。孟冰愣了愣,望向宝儿时,神情间有着几分异样,这丫头知道他是谁吗,就要带着他去找她的娘亲?

“宝儿,你没有告诉他吗?”不跳字。孟冰微怔,随即也一脸错愕的望着宝儿,她以为宝儿已经将这件事情告诉夜无绝了,没有想到宝儿这丫头,竟然还瞒着夜无绝。

“爹爹,宝儿真的是你的女儿,刚刚爹爹是想给爹爹一个惊喜,所以才没有告诉爹爹的,宝儿不是故意的骗爹爹的。”宝丫头微微向前,拉住夜无绝的手,小嘴微微的嘟起,略带撒娇地说道,“爹爹不要生宝儿的气了。”

“我现在就要一个解释,还请皇上当着全朝大臣的面,给我一个解释。”孟千寻的眸子快速的望过那些大臣,脸上更多了几分坚定,她既然来了,就不可能那么轻易的离开,就一定要一个结果。

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呀,皇兄这到底是闹的那一出呀,竟然将这样的昭书公告天下。

“是呀,这几天,所有的人都在谈论着这件事情,这不,我们这儿的那些男人们早在两天前就都去了北尊王朝了,你看看现在整个街上,都看不到年纪的男子了。”另一位看上去应该已经有五十几岁的老人慢慢地说道,他的话语微微的顿了一下,神情间似乎多了那么几分可惜,“若是我年轻过几十岁,我现在肯定也去了。”

孟千寻冷冷的扫了孟冰一眼,成功的让她的话禁在了口中,误会,这还可能会是误会吗?

“逃?这件事情没有解决,谁也逃不掉。”孟千寻的眸子中射出如冰锥般的寒气,直直地侵向那侍卫,将那侍卫瞬间的冰结了,那一刻,一动也不敢动了。

“千寻,你现在还去北尊王朝呀?皇兄下了那样的昭书,那些多的男人都去了北尊王朝,你就不担心、、、”孟冰暗暗的呼了一口气,脸上多了几分担心,一想到那种情形,她就忍不住的害怕。

“爹爹在北尊王朝,很快就可以见到爹爹了。”宝儿听到孟冰的话,脸上也多了几分笑意,幸福的喊着,“跟爹爹一起离开,一起离开。”

“呵呵,我要是不逃跑,还真说不准千寻会对我做出什么事情,我这不是怕你夹在中间为难吗?”北尊大帝揽着李灵儿,笑的一脸的无辜。

而孟千寻在第二天一早也赶到了北尊王朝。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50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