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章:钟灵毓秀
作者: 梨花映月章节字数:56500万

    谢云澜对他点头。

谢芳华沉默地看着他,知道他还有话说。

谢芳华眸光沉了沉,“崔二公子这么想浪费时间,看来是不将清河崔氏看在眼里了。那就算了。”话落,她扬手要挑帘幕离开。

作者有话:绝对不是滴,怎么可能是呢……我根本就不做饭啊……(*^__^*)……

侍画松了一口气,“所以,您才放心他入朝”

土火药向来是军用,自从研发出来之后,朝廷便不准百姓们私自研制土火药,无名山给皇室培养的暗卫无处不在。所以,除了朝廷,民间百姓们是丝毫不敢碰触。

秦浩一听说左相夫人选的,他仔细地看了卢雪莹一眼,见她眼眸清澈,似乎真不懂这样千娇百媚的丫头们放在爷们跟前转悠有什么不妥的,他一时哑言,呐了片刻,才笑道,“我是觉得,看她们柔弱的模样,干不了粗使的活。”

“让他们先退下过两日我上朝后,你再安置,这两日你陪我。”秦浩又吻住她,不容她反抗,进了内室,便将她放在床上,压了下来,挥手同时落下了帷幔,开始脱卢雪莹的衣服。

英亲王妃也笑了,“刘侧妃似是认清了,任命了,安静了下来,也不往王爷跟前凑了。自己关起门来,过自己的日子了。可是她这个儿子么”她冷哼一声,“若是再出现九年前那样的事儿我饶不了他左相做老丈人,又管什么我还怕了他不成”

侍画点点头,匆匆跑出了海棠苑。

“你去将太医院的孙太医请来这里。”皇帝吩咐。

谢芳华眼神陌生地看着他,并不答话。

谢芳华扯了扯嘴角,笑了一下,“爷爷,我没事儿”

“这个混账小子”英亲王听罢骂了一句。

...人世间,九泉下。

受心血溢出喷薄万仞割心之苦,受世间人所不能承受之重。

这样的倾天地九泉之爱之情之情深意重。

少年大约十三四岁,还未长成身量,比玉灼稍微大一些,但还显稚嫩。

两名仵作对看一眼,摇头,“这雨下的太大,暂且再看不出什么别的。”

“这大雨冲刷得干净,他身上的血迹都没了,小王妃又是如何看出来的?”一名仵作道。

谢芳华想不透秦铮这样的人身边怎么养成了这样性子的听言,什么都写在脸上,高兴了就笑,被训了就哭丧着脸,天天跟个小蜜蜂似的,乐此不疲地做着事情。怕是秦铮现在赶他,他都不想回清河崔氏了。哪有她会想双亲的想法?

秦铮不再说话,继续又要睡去。

“你今日的药喝了没?”秦铮忽然问。

“公子!”一个黑影站在窗外,低低喊了一声。

“带燕小侯爷去洗漱!他的衣服不能穿了,将我新做的衣服给他拿一件换上。”秦铮吩咐。

林七摇头,“还没有,都准备好了,正要做。”

他回过神,恭敬地对秦铮和谢芳华一礼,“小王爷小王妃。”然后,看了侍画一眼,“紫荆苑里传出消息,大少奶奶身体不好,下……”他犹豫了一下,还是道,“下体流血,十分严重。惊动了王妃,太医院里虽然有女医生,但是医术都不太出彩,而且太医院距离咱们府不近,所以,王妃请小王妃过去给大少奶奶看看。”

春兰挑开门帘,谢芳华走进了屋。

“是,王妃。”刘侧妃点头,卢雪莹是她的亲儿媳妇儿,她这个当婆婆的理应留下来照顾。

王倾媚看着他,“就为这个事儿?”

“喂,你们竟然在这里公然杀人?”秦倾看到了胡同内轻歌正吩咐人搬尸体,大喝了一声,“光天化日之下,还有没有王法?”

谢芳华抿唇,对二人询问,“咱们下山也不过一个多时辰,既然是一个时辰前发生的事儿,府衙的官兵怎么这么快就得到了消息?”

金燕和燕岚齐齐摇摇头。

那人上前几步,看清了腰牌,连忙见礼,“原来真的是英亲王府的小王妃,小王妃恕罪,小的有眼不识泰山……”

谢芳华点点头。

孟棋手里拿了一盒棋子,当看到桌案上摆着的岐山白玉棋眼睛一亮,对她道,“既然你这里拿出了这个罕见的棋子,自然用不到我这个了。”

不多时,秦铮和听言回到了落梅居。

谢芳华没等多久,英亲王妃由春兰陪着来到了落梅居。谢芳华迎了出去,她笑着打量她,微微点头,“你是我见的第一个穿粗衣布裙和绫罗绸缎看起来神色没什么分别的人。”

李沐清叹了口气,“秦铮和芳华在三警告,让我们要瞒着,不准说出去。我们也是没有办法。”

秦钰恼怒,“朕看你们的脑袋在脖子上面挂着太舒服了是不是?”

郑孝扬得意地哼哼了两声。

小泉子道,“王妃如今在皇上的御书房。”

“她得到的消息倒很快,一起去吧。”秦铮颔首。

过了片刻,只见一根细如牛毛的针果然从韩述的后背心渐渐地拔了出来,齐齐惊呼。

“他为

众人听罢欷歔。

“可是韩大人窗外到底能有什么动静?我就在他隔壁,为何我没听到动静?”永康侯道。

路走进内院,谢芳华再没见到一个人。

谢云澜闻言笑了,“自然能!但是只能白天来。”

秦钰默不作声地坐在一旁,目光似乎蒙上了浓浓的雾霭。秦氏就没有一个女子,能如谢氏的女儿一般,素手能搅动乾坤,肩上能担起天下。

“这么说他背后有指使之人了”明夫人立即问。

秦铮冷哼一声,“他倒是有个皇帝的样了。”

谢芳华压低声音,将这内衫的秘密说了。

“什么是终”秦铮嗤笑一声,“所有的事情,都不算完。”

“对您来说是没什么好看的,但对我来说,自然不同。”秦铮看着她道,“因为碾碎了我要的情人花。”

立即有府中的侍卫从暗处现身。

谢芳华点点头。

“你做什么”谢芳华恼怒地看着他。

他们已经骨血相连,性命相连,以后能不能平平安安好好地过一辈子还说不准,做什么要长久地这样分开过着忙着太亏待自己了。

,摆手,“起来吧,我让你跟着就是了,不过你既然是我的人了,就要听我的话。不要三天两头给某人传话我的消息,否则,我能容得下你,秦铮也容不下你。死个把个人,我在乎,秦铮可不在乎。”

秦铮看了一眼,立即道,“这一对我要了!给我收起来。”

    “你们二人就等在外面吧!”谢芳华不回头,对二人摆摆手。

    “风梨,请芳华出去!”谢云澜对外面喊了一声。

一句。

    谢云澜眸光一暗,没言声。

    “我不会有事儿!你出去等着我,我一会儿就好。”谢云澜哑着嗓子道。

    内室里再未传出声音。

    “公子,您快喝!还剩些!”赵柯催促谢云澜。

“还没睡醒?那你继续回去睡,明日正式学课,你就不能这样了。”秦铮丢下一句话,向外走去,两步之后又道,“你今日省了一顿午饭,晚饭和听言一起吃吧。”

谢芳华垂下头,不看他。

总之,突然出了这等事情,秦钰这个皇上才是夹在中间为难。

“好,皇上如今在哪里。”谢芳华问。

一行人进了相府内院。

右相闻言皱眉,“碧儿,你什么意思”

谢芳华点头,走了过去,先给李如碧清洗了伤口、消毒,又掏出怀里的上好的金疮药和凝脂露膏,给她涂抹上,深深的鞭痕,几乎露骨,最后给她半边脸都包扎上,洗了手,又走到桌前开了药方,递给李沐清。

“少说这个没用的,儿子没教导好,是你的责任,拿这里说给谁听你只告诉我,你拿什么来给我们右相府个公道。”右相夫人撂出狠话,“我宝贝在心尖上的女儿,就这么被破了相。你若是不给个说法,我就命人杀剐了郑孝扬这个不是人的东西。”

秦钰不说话。

谢芳华一时有些失语。

谢芳华也不再说话。

金燕看着他,依旧平静,“我没有作践自己,只是在做我自己认为值得的事情。”

“什么是值得”秦钰更是大怒,“你知道不知道,荥阳郑氏,我不会准许它留着。也就是说,荥阳郑氏定然会片瓦无存。”

“怕什么笑话”谢云澜道,“百姓们不知道这其中阴险关联,可是满朝文武焉能不知道谁爱笑话谁笑话。若是让你自己进宫,我也不放心。”

“承蒙皇上和太子厚爱”忠勇侯胡子翘了翘,直接问,“太子是来接华丫头入宫”

“妹妹”谢墨含追上谢芳华,对她喊了一声。

谢墨含一怔,“他是否有安排”

“据说,这个袋子里,装着的东西,事关你我。”谢芳华看着他,“以前,我是有过挣扎,当然也基于一些前因,那些前因太重,几乎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如今我想明白了。所以,逃避、躲开,当做没有,都是不对的。有些事情,它就摆在那里,早晚要正视。”

李沐清、谢墨含进来,齐齐对英亲王妃等人见礼。

仁郡王妃和右相等几位夫人闻言不知道是不是该告辞,对看一眼,觉得还是避开为是。

“你们急匆匆的赶来又是为了什么事儿?”英亲王妃看向燕亭、李沐清等人,怀疑地问,“你们不会也为了这个事儿吧?”

...谢芳华即便累得筋疲力竭,清晨时分,还是准时地醒了。

秦铮复又闭上眼睛,“天色还早,再睡一会儿吧”

谢芳华抿了抿嘴角,又低声道,“大婚都是有休沐的假期的,你也有吧”

这意思不言而喻。

谢芳华总算搬回了一局,忽然似笑非笑地对他说,“我看自己的丈夫,又不犯王法”

侍画见她打定主意要坐在这里,只能去了。

秦铮嗤笑,“原来是在想这个。”

“小姐,您醒啦?”侍画、侍墨立即上前。

“可查到外公、哥哥和言宸的下落了?”谢芳华问。

“是吴公公来传的话,没说。”喜顺看了她一眼,“老奴早得了王妃的吩咐,说只要是小王妃这边的事情,都先去她那里回禀一声。刚刚王妃说,让老奴帮您推了,就说您身体不适。可是小王爷今早出门时又吩咐老奴了,说若是任何人寻你的事儿,都不要瞒着您,让您自己做主。老奴只能来了。”

谢芳华想了想,对他道,“我的确身体不适,不便进宫,推了吧。”

谢芳华伸手抱住他的身子,低声说,“秦铮,孩子都这样坚强,我们为人父母,是不是更应该坚强一些?我们能把他平安生下来的,是不是?”

他看着她,看着,看着,忽然低下头,将脸埋在了她的红盖头上。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50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