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因果报应
作者: 梨花映月章节字数:56500万

遇到蓝弦,爱上蓝弦,莫庭很明白,感情的事是无法勉强的。而且当初的融柳比现在的蓝弦还要张扬与傲然……

任泽宇好脾气的一笑:“没关系,沐小姐,我们争取这一条通过。”

希望,在没有莫庭的情况下,你依旧能在这个圈子站稳脚步,一如当年的融柳,傲视这圈子里一切规则……到底发了什么,让星娱拒绝转卖蓝弦呢?

邵阳更是直接冲到颜末的办公室问颜末:

息影就算了,可偏偏墨云天连面都不出,整个人就像是在演艺圈消失了一般,害他想借墨云天炒作一两个艺人上位都不行……

“哎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我们的未来的影后呀,怎么这么憔悴呀……”

导演眼中闪过一抹恼意,看着沐菲气的直磨牙,这丫头还真当自己是盘菜,要不是看在介绍人的份上,他们电台看都不会看沐氏一眼,有赞助又如何,他们这档节目从不缺赞助。

天呀……

如果是故意的,那么只能说这个蓝弦真不错,临危应变能力和体贴能力极好。

一曲完毕,蓝弦恭敬的向观众鞠躬,充分展现一个偶像的亲和力:这一首《夏雪》带给大家,望天下有情人都不用受相思之苦……

这个心中只有融柳的家伙,居然放下融柳准备接纳另一个女人。

莫放知道,融柳没有死,没有死的……

……

倒沐菲的人相当中肯的评定,视频经高手鉴定绝对不是合成的,有这么合成的视频吗?

蓝弦与莫庭两人只是礼貌的对剧组的工作人员一笑,没有丝毫解释的打算,蓝弦走出酒店后,原本想要与莫庭保持距离,可惜这个男人死握着她的手不放。

给读者的话:

就好像是看蓝弦你会认为这是一个美人,但要具体的说出哪里美吗,又实在不好说,五观偏柔和,没有时下艺人整出来的那种欧化,美的不立体但站在那里却让人无法忽视,没有自我似乎更容易诠释角色。

“挺好的。”

“喂,你什么意思?”沐菲看那工作人员傲慢的态度,气的咬牙,正想站起来找人理论。

总统之爱呀。82年份的呀,价值上百万呀,他最大的一笔财富呀,当年穷困潦倒都舍不得拿去变卖。

温于外傲于内,不仅是蓝弦处世原则,也是绽放一直追求的。

“莫总,你的恋情最高就是维持三个月,蓝弦会成为例外吗?”

“你挡着我的路了,我要收拾行礼。”蓝弦强压下心中烦燥,平静优的道。

看看莫庭自然的举动,蓝弦也没有多想,只朝衣柜走去,拿着自己的衣服,她实在不习惯除了一条浴巾什么也不穿站在一个还算是陌生的男人面前。

在这个单间里除了浴室外,就没有别的地方可以换衣服,蓝弦要是在在房内换,从莫庭那个角度无论蓝弦站在那里,莫庭都可以看得清清楚楚……新闻发布会一结束,蓝弦便直接去机场,她和莫庭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没时间停留在这里,而莫庭早已在那里登机口等侯。

看着一身白色小礼服,优中透着俏皮味的蓝弦,莫庭的眉眼不自觉的舒展开了,他喜欢这样的蓝弦,单纯而干净,尤其是蓝弦的双眼,那里的没有算计与玉望……

给读者的话:

这二十颗蓝钻如果不仔细看还真不看不出来,但是当蓝弦一走到阳光下时或者灯光下时,那二十颗蓝弦折射出来的光芒就是一朵绽开的花蕾,与蓝弦代言的绽放相映成辉。

“好的。”蓝弦装做无知的样子,客气的点头。

“都说了过敏了,还能是什么。”声音自然的就透着几分强势。

京城报社的记者,哪个后面没有通天的人物撑着,面对蓝弦什么样的问题,他们都敢问。

“蓝弦,你以为拿了一个国际大奖,你就是国际明星了吗?你就可以无视观众的知情权吗?”

很快记者的注意力就被蓝弦带到了红颜与紫心的身上,问的问题相当的犀利,无外乎就是蓝弦是不是很大牌、难相处,亲姐妹一般是不是真的。

蓝弦无聊的看着沐菲这个样子。

白雪的办公室外,时不时的有人去上厕所,路过就听到白雪这种疯狂的叫话声。

算了,不管有事没事,顺着她好了……

“蓝弦,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我没说什么时候结。”

“好好好,明天,就明天……”蓝弦笑的眼睛里全是泪花。

而莫放在外面闯了祸也没有关系,他们身后有莫家,有莫庭,有蓝弦……

他很想敲开那门,告诉蓝弦他会找出陷害蓝弦的那个人,他会护着蓝弦不受人欺负。

接受的惩罚是白雪提的,模仿融柳经典的对月弹琴的戏码。

蓝弦身边的制片人和导演一个个两眼放直。

古有步步生莲,今蓝弦有步步生牡丹,把国花的雍容华贵展现的恰当好处,如果能拿到那个奖就好了。

〈神之子〉在邵阳与颜末的推动下,早早的就送上去参奖了。

吱嘎的声音吸引了众人的视线。

一时间莫庭说不清楚是生气还是什么。

蓝弦一边拿起自己的内衣,一边冷笑。

“太棒了,你就是我们心中的东方女神。”坐在中间的美国佬惊呼,脸上满是激动之色。

“蓝弦小姐,非常感谢你的参与,你现在可以回去了,等我们的通知……”

颜末一边接电话,一边与这些人应酬着,这些人倒是人精,看到蓝弦火了,都明白蓝弦身上商机无限。

这白雪的人脉还真是越来越广了,中石的老总。

“恩。二少平时在上网的痕迹依旧查不到吗?”莫老爷子说这话时,依旧脸不红,气不喘,但他身后的传令兵却吓的额头真冒冷汗……

居然查不到上网的痕迹,还真是……

听到墨云天的话,顾子寒特意提前看了《神之子》。

“顾总,你就少开我的玩笑了,天皇人才济济,哪里会缺一个蓝弦呢……”颜末笑闹着。

看公司的态度白雪还是觉得蓝弦应该先弄个专辑什么的,有公司全力支持,专辑就算不会大卖也不会太差,至少能在观众眼中混个眼熟……

盛世皇庭的宴会厅,三天后蓝弦与r&m集团在那里签定代言合约,成为r&m集团旗下高端品牌绽放未来五年的代言人……

可为什么她又活了回来呢?

进入了会场,蓝弦与莫庭同样引起了不小心的轰动,不过里面的人哪个不是大人物,众人就是再八卦也会有个度。

“蓝弦,你别难过,日子该是怎么过还是要怎么过,现在的局面对我们大好,以后只会越来越好的。”

“刚刚路过的那个女人是蓝弦?”

和莫庭来到本市最大的法国餐厅,蓝弦表示相当的有压力,面对莫庭那深情款款的眼神,蓝弦很想说:

在各国记者的护送下,蓝弦与莫庭顺利的来到了机场了,白雪与《神之子》的导演早早的机场等着了。他们原本就决定连夜赶回去的……

就这样,蓝弦在日本闹的万分嚣张,又同样高调的离开了日本。

蓝弦歪着脑袋想着,也不知,这样的莫放,他的人生伴侣会是怎样的……

为名为利?如果是为这两样的话,她早就不当演员了。

果然,墨天王与蓝弦绯闻是真的。

如此一番安慰后,莫庭的脸色大好,车子也开的飞了起来,一路上哼着小调,同时不停的想着蓝弦见到他在家会是什么样的表情。

不过,在那个时候,报社却没人敢写这事,不是他们不想,而是莫庭一个电话过去,不让人写呀……

报社、电台,这十二天蓝弦很忙,很多应酬是没有办法推掉了,而同样蓝弦的身价也倍涨,虽说还没有达到融柳高峰期时的身份,但在现在的圈子里却是数一数二的……蓝弦住的地方算是比较保密的,这个小区现在还没有被狗仔发现,莫庭直接将车开入停车场,避免了被有心人士瞧见……

“就是……”

莫庭脾气也好,一一笑着点头,虽然每张脸在他眼中都差不多。

“哦……上帝呀,boss大人,你能不能晚一点,就算法国人不喜欢加班,可是我喜欢呀……”摄影师看到莫庭的身影,一脸的郁闷。

绽放所使用的模特都是极好极出色的,能够有幸福穿着绽放的衣服行走t台,也有助于模特在这个圈子的发展,同样的被绽放拒绝的模特在模特圈也会越来越差,而r&m集团公关部经理和绽放的总经理刚刚交待的事情,就是刚刚那一批模特,以后绽放不在要了……

“云天,你要去哪,节目就要开播了。”经纪人连忙追上去,一脸紧张的问着,虽说依云天现在的名气,参不参加什么节目都没关系,但接了就不能让节目开天窗了。”

在宣传过程中,两人也相当的配合剧组,同进同出,墨云天更是没有丝毫顾忌的大力提携蓝弦,从不在媒体面前夸奖女艺人的墨云天,不只一次说着蓝弦的优秀,甚至两人再次连袂出央ccav的《艺术人生》,在里面双方彼此调侃,如同相熟多年的老友或者情.人……

“爷爷,演戏是蓝弦的最爱,而我爱的就是那个,有着自己追求与理想的蓝弦,爷爷,如果蓝弦和其他女人一样的,看中的是莫家大少,你说我会要吗?”莫庭不介意出力保护自己的女人,但却无法接受他的女人爱他的身份多一些,那种感情让骄傲的莫庭怎么接受。

沐菲第一个镜头拍的实在不怎么样的说……

偶像剧的导演也是导演呀。得罪了没好处的。

“蓝弦,我告诉你,你一定要冷静呀,千万不要激动,你知道吗?来找你代言公司居然是是r&m集团呀,就是那个贵族集团r&m呀。”

蓝弦没有像一般人那样狂喜,反倒是冷静的可怕。

影不会承认,他非常的欣赏韵琦的活学活用,夫唱妇随,用那杯盖给那欧阳长祺解穴。

声音刻意压低:“你先给我把手头上的东西处理好,其他的我会派人去阻拦,最近给我收敛些,别让他抓到了什么。”

“是,少爷”语气里已明显有着兴奋,太好了,他就知道没跟错了,少爷定会让那小子好看。

“影,这就是燕子楼了,爷爷就在里面。”韵琦指了指二人面前的那小竹屋。

幽冥手抬着看着站在自己面前落落大方的男子,眼里满是笑意,好好好,这个男人,他喜欢,配得上韵琦。

明知这人不会等她,但她还是说了。

“爷爷”爷爷又想起了以前的事了吗?幽韵琦的满是担心,影很重要,爷爷对她来说也很重要。

他该明白的,在父皇的心中他就是一颗棋子,一颗用来为轩辕晗铺路的棋子,他早该明白,早该明白的,如果父皇真的宠他,那么在太医宣布皇兄终生不能起时就会立他为太子,而不是一拖再拖,直到皇兄重新起来止。

眼神立马变得凶恶,轩辕晗这话挑起了闻人靖暄的怒气,这个男人,他难得可以摆出一付我占优势的样子,干吗不让他得意久点,是,他是什么都没有,没有兄弟情、没有母子情,但却偏偏有了知心的爱情,让他生气,他有的正是他所没有的。

除了皇宫,我想不到哪里了,如果你是他们,你会如此轻易的放弃吗?不会做垂死的挣扎。

一进殿门,轩辕晗来不急下跪请安,便吃惊的走了上前“父皇人,你怎么了?”

“知心,婉如,你们都在。”轩辕晗满脸笑容的走了进来,他此时的笑绝对是发自内心的,因为知心的危险终于解除了,另外还有一件事也解决好了。

知心挑了一间离轩辕晗最远的房间,一个人坐在那里,除了偶尔吃黑衣人给她带来的食物便一动也不动。知心痛恨自己的草率,痛恨自己因轩辕晗而迷茫的心,痛恨自己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她现在在这里所想的一切与山上所想的一切完全想反,在山上她想的忘记与重生,而这里,她想的过往与伤痛。

唉,当初自己特意挑了知心不备的时候去青州,然后在知心还没有从见到自己的震惊中醒过来就马不停蹄的带着知心就往京城走,就是想在知心没有想清楚,没有理明白之前把知心带回京城,只要知心回了京城,那一切就好办了,可是却偏偏却上了刺杀,还阴差阳差的来了落霞院疗伤,知心,此时想必引起了心底的伤吧。

“宇家早已成为皇家的眼中盯,再一味的隐瞒只会让皇家更忌惮,还不如亮出家底与皇家谈判,好谋个活路。”早在还是那个男人当皇帝时就开始关注着宇家的一切,宇家自以为稳当,却不知早已落放他人的算计中。

“多谢闻人大人,定北,还不快快收下大人的礼。”宇定南要是落在闻人靖暄手上,对宇府可不是什么好事。

影看了吴清一眼,把吴清一惊,这男人发现了他私底下的动作?不是吧,他不像是有武功修为的人。

而且要是外公和母后知道了他体内的寒毒能被逼了出去,他能够重新站起来,他们还不知道有多开心呢,而且,而且他们之前一直在计划的那件事,速度可以加快了,轩辕曦,我的五弟,皇兄真是高兴,你看到本王站起来时的样子,那一定很精彩,哈哈哈哈。

这一夜秦知心也无法入眠,因为找到了法子太开心了。

出城了,城门还有接应的人马,比这安全多了。知心觉得轩辕晗今天有些奇怪,但却没有多想,只是认为他对自己的双腿不满而已,为此,知心回到落霞院后,除了吃饭的时间就天天泡在医书里,并不停的拿着自己专用的银针对着自己试,希望能快些找出一个好的办法。

“哼哼,知儿不知道呀,你回府的第二天,晗王府的管家就去相府拜访了,并且转告了晗王的话,说是晗王会待晗王妃的娘同自己的亲娘一般。”看到知心吃惊的样子,秦夫人呵呵笑了起来,这表情就如同当日自己听到时一般呢?这晗王真是有心呀。

“老爷,我们不能如此放任呀,要是让靖暄越陷越深,那靖暄他……”闻人夫人说着说着,眼眶就泛红了,虽说靖暄那孩子,可是,再怎么样也是自己的儿子呀,唯一的孩子呀。

轩辕晗的心急与思念,闻人老爷和夫人的担心与决定,这一切一切都没有影响到知心与靖暄的生活,他们依就如往日一般的相处着,靖暄乖乖的跟着,知心独自的忙着,即和谐又奇特。

“呵呵,好像,那个伤口裂开了。”此时的轩辕晗已没有了对轩辕曦的帅气与稳重了,反到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般。

“你,好好休息吧,我要走了。”知心一个不稳,显些跌倒,好在后面是桌子,只撞倒了一个茶杯,便站稳了。

“靖暄,你不觉得奇怪吗?益州真的是发瘟疫了吗?”眼神,直直的看向闻人靖暄,不容他躲避。

小依、小琳也在一旁叫着“好美、好美呀”

“晗,我发现我越来越不了解你?”

轩辕晗的腿伤加上骑马过于招摇,二人只能坐在秦刚准备的运送货物的马车里,很是简陋,小小的马车,什么都没有,坐人的地方只用稻草简单的铺着,但仔细看会发现下面用软锦垫着,使得这马车看上去粗陋,但真正坐着,却不会很难受。

“你先下车吧。”

郑国公来不急看轩辕晗的脸色,立马对着周边的护卫吩咐着。

幽冥手的妻子,无人知晓其人是谁,见过她的人只说是个绝色美人,当然更不会有人知道她闺名叫:玉燕,喜爱燕型的物品,当年幽冥手为了她而退隐江湖,在她死后,就亲手建了这竹屋,在每片竹子上刻上栩栩如生的燕子,而那燕子楼就是就是用了玉燕最爱的燕子为名,这一切没有人知道,因为知道幽冥手的妻子是谁的人都死了,今日影如此说,他就知道这年轻人定是猜测的。

遇到能聊的来的人,就觉得那时间过的飞快的,明明感觉没聊多久,却已到了夜暮时分,二人不得不走了。

影牵了我的手,主动牵的耶,太高兴,实在太让人高兴了,一笑傻笑,显些留出哈喇子,一代侠女的形象荡然无存,说错了,自从幽韵琦遇到影后,就再也没有见过她侠女的样子。

“王妃,到了”大概是巳时,也就是上午十来点钟的样子,秦知心和吴清,当然还有那超高规格的马车到了断崖底下。

闻人靖暄,有时候轩辕晗是很羡慕他的,那个人做什么事都可以按自己的心意而来,有时候他也想着任性一次,可是他有任性的资格吗?爱上知心是他唯一的一次任性。

“说就说。”闻人靖暄口里嘟嚷着,但还是乖乖的说了,他还真怕轩辕晗给他一颗药,毁了他的清白之身呢。

随即思索着闻人靖暄的话,知心真的是那要想的吗?独爱?他可以独爱知心一人,但他不能拒绝娶别人,就算他是太子,轩辕王朝仅有的皇子,但为了拉笼权势还是要娶,如果他日他登基为王,为了平衡权势,他的后宫可以没有别人吗?

黑言舒白了他一眼,大家都不蠢,别装了。“炎族,递上拜帖,明日在黑炎河黑族入口处商谈百年之约一事。”

让他灰色的世界,添了一抹亮,让他无情的世界多了一抹暖。说完转身就欲走了,她不是生气,而是懒得和这人多说。

“爷,老奴,老奴对不起爷呀。”说着,身子就跪了下去。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50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