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兵贵神速
作者: 梨花映月章节字数:56500万

“右相养的儿子也是个精明的。”忠勇侯闻言老脸皱起,“姓李的小子向来聪颖,心思又细,武双全。数日前我听说他有心娶你妹妹,若是嫁他,我倒觉得……”

谢芳华回头,便看到他的目光似乎穿透了落梅居的围墙,一下子望去了无名山。她心口揪得疼起来,在她不知道的那些年,他是否都如今日这般望着无名山的方向,在想着她?

“谢芳华,你让我等这八年,等得好辛苦,你回来后,我一定,一定,一定……算了,只要你嫁给我就好了。”

“那怎么办小姐您是不是想从轻歌公子的身世底细上突破什么”侍画又问。

“我赶来的时候,便看到有人闯进了府中的书房,本来是为说服你,但是有了意外,便跟了去,从那人手中夺了这封信。还夺了些东西。”谢云继又从怀中拿出些信笺和几方私印来,见李柳氏立即上前要拿回,他后退了一步,摇摇头,“夫人,你没能力保管,这些还是在下替你保管吧反正保救下柳妃娘娘和柳氏,咱们便是一家人了。”

小太监错开身子,对后面喊,“皇上有请老侯爷、谢世子、芳华小姐!”

“王兄坐吧!你不坐,这两个孩子也不敢坐。”皇帝笑道。

左相脸色僵了僵,站起身,恭敬地道,“小女顽劣,哪里知道儿女婚事儿能由得她说了算?这些年做出些荒唐行止,实在是让臣老脸无颜。都是老臣和夫人昔日过于娇惯她了,今日宫宴上,老臣定阻止她胡闹,皇上放心。”

谢墨含忽然从怀中掏出一方帕子搭在了谢芳华的手腕上。

皇帝、忠勇侯、英亲王等在场的所有人都看着孙太医和谢芳华。

“那应该是在漠北,武卫将军只有华丫头这么一个外甥女,自然对她的病也是尽心尽力地寻求医者。他多年在漠北戍边,不能离开漠北,能找到的医者,应该也是漠北的医者。”忠勇侯道。

她膝盖刚弯曲下去,皇上便摆摆手,和颜悦色地道,“华丫头免礼吧”

事情发生得太快,不过眨眼之间。

他们这样死了,那他呢?

言轻眯起眼睛,“即便如此,那又如何?本皇子就算暗中前来南秦京城,但是两国若是不想战争,维持和平,他却不能讲我奈何。”顿了顿,他看向谢芳华扬眉,“而反之谢氏,就不一定了。毕竟芳华小姐似乎对我恩怨不小。”

孙太医是我祖父,你闪开。”孙卓挥手打开玉灼。

玉灼也怒了,“我发现你祖父在马车里被人杀了,难道就是我杀的?你比我还大呢,脑子是不是不好使?”

谢芳华还没说话,城门方向一阵马蹄声踏踏而来,马蹄声急促,似有好多人。

秦铮轻轻哼了一声。

秦浩收敛神色,冷漠地道,“论起门第来,左相府不及右相府尊贵,不及永康侯府勋贵,不及翰林大学士府清贵,不及监察御史府宠贵,不及忠勇侯府富贵。”

刘侧妃从左相府待秦浩的态度来看,让她心里总算安慰些,问道,“那卢雪莹呢?”

秦铮又“嗯”了一声。

燕亭经过这个教训,恐怕这辈子都不愿意踏进厨房了,烧火更不用想了!

“谢谢你们辛苦跑来看我!听言,拿两坛好酒来。”秦铮吩咐听言。

不多时,听言搬来了两坛酒,一群人围坐在桌案前。

“大管家,什么事儿?”侍画站起身,迎上喜顺询问。

谢芳华无语,脸红得不接话。

那三人听到了门口的说话声,都齐齐白着脸转过头来,当看到秦铮和谢芳华,也是惊异和不敢置信。

“别管我们为何在这里。我刚刚在隔壁房间听闻秦倾被毒蝎子咬了?”秦铮问。

“王倾媚只知道日日和男人享乐,我看她真该滚回去泰安王氏了。”秦铮咬牙道,“来福楼是她的地盘,竟然还有这等下作的东西。实在可气。”

秦铮哼了一声,“你尽管去把她给我喊起来。就说我让喊的,让她立刻起来。我倒看看她拧不拧掉我的脑袋。”

谢芳华想着既然这人管王倾媚叫小姐,那么就是泰安王氏的店铺了。她点点头。

“你说谁不自量力呢?来人!”秦倾被惹火了,对着身后挥手。

“据说有一个小尼姑幸免于难,跑下山来刚去衙门报的案,请求去丽云庵救人。”侍画道。

燕岚也跟着站起身,“我们离开时,丽云庵还好好的,怎么就发生了山体滑坡?竟然还将整个丽云庵给埋了?哪儿有这么不可思议的事儿?丽云庵虽然不大,但也不小啊。”

谢芳华放下筷子,对众人道,“这样的事情出了,自然不能不管,但是正如大姑姑所说,你们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顿了顿,她看向谢云澜,“这样吧,云澜哥哥,让大姑姑她们回去,我们再走一趟丽云庵。”

孟棋先是拿着岐山白玉棋摸索了半响,然后似乎才想起她不会说话,动手摆了一局棋,道,“别人都是由简入难,我们就由难入简。这一局古棋我一直没参透,我们一起参吧。”

谢芳华坐在椅子上,为自己倒了一杯茶,看着屋子里的琴棋书画房墨宝笑了笑。

过了片刻,秦钰问,“若是朕去漠北军营,你说,能见到他们吗?”

小泉子知道他摇头,再劝也没用,只得拿了把扇子,给他打着,虽然过了中秋,秋老虎还是有些热的。

秦钰脸色发寒地看着二人,“你们回京时,就已经知道了?”

小泉子也惊了一把,没想到小王妃已经怀孕两个月了,可是皇上真一点儿消息也没得到。他连忙应了一声,就要跑出去。

吴权住了嘴。

谢云澜看着她动作如此快速,跟个孩子一般,沾到床的样子分外满足。他不由得露出微笑,声音也暖了些,“那你睡吧!有事情只管叫人喊我。”

谢芳华点点头,对秦钰道,“将许大夫挂去城门,我们去城楼上。”

谢伊悄悄地靠近谢芳华,挽住她的手臂,轻声说,“芳华姐姐,你一定会活下去的,我们谢氏也一定会继续延续下去的。”

随着他话落,秦铮拉着谢芳华进了御书房。

秦钰抬起头,颔首,“你说对了。我就是故意的。”

秦铮看着他,“把那辆车搬来,给爷看看。”

英亲王妃闻言压下担忧心急,看着她,“好吧,听你的,不喊他回来吧。”

谢芳华没说话。

英亲王妃闻言道,“比铮儿还要厉害的武功高手,整个南秦有几个”

春兰点点头,扶着谢芳华来到翠荷的近前。

谢芳华还没开口,英亲王妃便将花有毒,毒了谢芳华,她正询问春兰有谁碰过这花,翠荷便惨死在了外面的事儿简略地说了一遍。

下了早朝后,京中大肆地彻查起来。

所以,官员们严厉彻查,同时三箴其口,严格有效地执行秦钰命令。

秦钰中午来时,她在做方案,秦钰晚上来时,她还在思索。一整日,都沉浸其中。

秦钰一怔,“一日时间,你真已经做好筹划了”

傍晚时分,谢芳华收到了李沐清的飞鸟传信。

以后就陪着他,生死相依,生就生在一处,死就死在一处。

谢芳华想了想,摇头道,“就你和侍墨跟我去吧,其余人回英亲王府,照看好落梅居。”

“去平阳城,朕会连夜折返,尽量赶上明日早朝前,你就不必多问了。”秦钰摆手,双腿一夹马腹,冲出了城门。

谢芳华讶然,瞅了秦铮一眼,若是往日,秦铮才不屑别人说什么呢,如今这是转性了?想起今日她乍然看到他刻意打扮过的样子时,顿时觉得有些好笑,一时没搭话。

金燕闻言顿时欢喜,“铮表哥,芳华妹妹,我今日可是跟着你们沾光了,我往常来,掌柜的还是看我娘的面子,才给我折个八成。你们二人一来就七成,可真是大面子了。早知道我就应该拉了你们来。”

金燕闻言喜滋滋地道,“那我就不客气了。”话落,对那掌柜的道,“这个我选了,先给我收着,我再看看别的。”

谢芳华失笑,“那这回你可要抓住机会,过了这个村就没那个店了。”

谢芳华没有看中的,便作罢。

挑罢后,金燕看着一堆东西感叹,“我今日可是赚了,不花自己的银子,却买了这么多好东西。”

    “我没事儿,你去外面等我。”谢云澜压制地道。

    “吓到你了!快出去!别再这里呆着了。”谢云澜压抑痛苦地叹息一声,出声赶谢芳华。

    又过了半响,里屋的屏风后有了动静,赵柯转眼间大踏步走了出来,到了门口,对谢芳华深深鞠了一躬,焦急地道,“在下求芳华小姐救救我家公子!”

    赵柯顿时跪在地上,“公子,属下自小跟随您。您若是出事儿,属下也不活了。您就听属下的吧!属下是万般无奈了,该用的办法都用了,也是压制不住您体内的恶气,否则如何不听您的。”

她不能说话,听言像是早就憋不住了,打开了话匣子与她说了起来。

听言抱着酒坛跑进院子,路过谢芳华的身边,往篮子里看了一眼,“哎呦,听音,不过是煮酒而已,你怎么弄了半篮子的梅花?”说着,抬头看了一眼,“这一支的花瓣都摘没了,你怎么可着一个地方摘啊?怪可惜的,不漂亮了。”

荥阳郑氏的这位二公子尾随郑轶、郑诚、郑孝纯之后进了京,刚进京,便好巧不巧地冲撞了右相府的马车,打伤了李如碧半边脸,破了相,右相夫人焉能不大怒右相知道后,怕是也会大怒。但是这位二公子却是郑诚和郑孝纯捧在手里的宝贝,也就是说,荥阳郑氏和右相府怕是就此结怨了。

谢芳华点头,“不太容易。”

秦钰脸色微沉了沉。

右相已经目光涣散,勉强扶着桌案,聚了一丝精神,看着秦钰,沙哑地断续道,“皇上,不必请太医了,老臣一心求死……”

英亲王妃沉默了一下,便简略地将事情经过说了。

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这么多年,他是不爱他,可是她不爱他吗?

雨花台内,一时和风寂寂。

谢芳华无言地看着她,天下多少因爱生恨之辈,比比皆是,但是金燕这样不计回报的爱和全心付出,她却是第一次见。

“你怎么会窝囊”金燕抬起头,立即反驳。

兄妹二人说笑两句,总算使得心情轻松了几分。

永康侯府的勋贵虽然不比忠勇侯府的世代富贵,但能立于不败之地,果然是不可小视的。

谢芳华意会,重新躺下身。

将木桶放下后,几个粗使婆子利落地出去了,春兰却没立即离开,而是来到床前,站在帷幔前,对立面的谢芳华轻声道,“小王妃可是醒了?”

他看着他,眸光渐渐地变了颜色。

谢芳华忍不住笑了一下,“我的嫁妆里,有我缝制完嫁衣和喜服后,看着还有点儿时间,另外给你做了两套衣服,不过就是颜色鲜艳了些……”

“您就算要坐在这里,也该让奴婢去拿个垫子来。”侍画又道,“您身体本来就虚弱,若是小王爷醒来,看到您这般坐在这里,该怪奴婢没侍候好您了?”

“所以,才致使你心里困惑不解,百般忧思?”秦铮问。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50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