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章:津津乐道
作者: 梨花映月章节字数:56500万

破风声响起。

而后,一拽“火云伏魔链”,把人给拉到近前,硬生生拉出一条甬道。

尹潇潇心里的惶惑,在这双明亮的眼眸下纤毫毕现,展露无遗。

“谢明曦,”不知是哪个少女淘气地喊了一声:“给学姐签个名吧!”

娴雅温柔的淑妃,含笑提起了三皇子大婚之事:“……三皇子已有十七岁,正是成亲大婚之龄。恳请皇后娘娘早些为三皇子操办亲事,待新妇进了门,早日怀孕生子为天家开枝散叶,臣妾也没什么可烦心的了。”

“说句不中听的,便是在普通百姓家,小叔和寡嫂也得避嫌。如今皇上坐着龙椅,倒令寡嫂担着中宫皇后之名,这成何体统?如何对得住死去的先帝?”

俞太后想阻拦拖延谢皇后的中宫册封礼,怕是枉费心机了。

她高估了自己对朝堂的影响力,却低估了盛鸿和谢明曦夫妻的能耐。

昌平公主所有剩余的话都被瞪了回去。

“哀家也不瞒你。哀家在朝中收拢的官员并不多。文官武将们,皆效忠天子。哀家身为太后,想插手朝堂之事,多有不便。除了俞家,哀家还需要顾家人的支持。”

在方家,方阁老便是头顶的一片天。方若梅方若兰哪有胆子让方阁老知道她们做了什么?

淮南王世子最是冲动易怒,哪里还忍得住,狞笑一声:“给我狠狠打!”

魏公公。

盛鸿在信中曾如此评价过魏公公:“……擅察言观色,机敏善变,颇有城府,对父皇十分忠心。我一举一动,如今皆在魏公公的眼皮下,也瞒不过父皇半分。”

可在谢云曦心里,这口满含着怨怼不甘的闷气从未消退过。

盛锦月忽地轻轻咦了一声。李湘如心中一动,凝神看了过去。一个修长挺拔的少年身影顿时映入眼帘。

颜蓁蓁最是争强好胜,一见方若梦猜中的灯谜胜过自己,立刻道:“我才不和你一处。灯谜都被你抢走了。”

盛鸿笑着接了话茬:“今日少不得要蹭一顿晚膳再回了。”

时间一晃,大半个月过去了。

魏公公一脸忧急的来了。

那是他一手养大的长孙,寄予他无数心血厚望的长孙啊!忽然间就被杖毙,死得如此突然,如此猝不及防……

一旁的接生嬷嬷笑着插嘴道:“不管像七皇子殿下,还是像七皇子妃,都是举世无双一等一的水灵。孩子刚出生,全身红通通的,现在还看不出来。待满月之后再看,就格外好看了。”

盛鸿一想也对,立刻将这点小小失落抛诸脑后,低声笑道:“明曦,不瞒你说。昨晚阿萝出生啼哭的那一刻,我不争气的偷偷掉了两滴眼泪。”

屏退左右,竟有托孤之意。

几位皇子无人张口解围,各自袖手看热闹。

往日因女儿出色耀眼,李夫人不知收获了多少羡慕称赞。

李夫人依旧满心怒气,用力地一拍桌子!然后将桌上的茶碗全数扔了出去!

“父亲被你们伤了脸面,还怎么出去见人?岂不会被同僚好友耻笑?”

拿着谢钧做幌子十余年,人前假扮恩爱夫妻。一旦此事捅开,夫妻相敬如“冰”的事实也会露出水面。

李湘如眼眶一红,泪水夺眶而出。

仿佛常年带着一张微笑面具的谢明曦,终于露出了无情冷漠的真容。

永宁郡主浑然没将此事放在眼底的语气,彻底激怒了谢钧。

留下面如死灰的盛锦月,如木雕一般地坐在椅子上。

昔日那个软弱怯懦的小姑娘,如今出落得清秀可人,气质出众,满腹自信,举止沉稳,一派名门闺秀风范。

兄妹两个动作一致地瞪向谢明曦。

谢钧纵然有些愧疚之心,也架不住丁姨娘时常念叨。如今早已听得习惯了,随口哄上几句罢了。

身为天子,连一个藩王都压制不住!

只是,今日一众少女都在讨论江家人之事,根本没几个专心练习音律的。

对谢钧来说,这显然不算什么大事。

论口舌,谢云曦压根不是谢明曦对手。三言两语便败下阵来。

六公主无声地笑了一笑。

装睡的谢明曦只得睁开眼,声音依旧平静自若:“我在假寐,不是装睡。公主殿下今日为何不睡?”

你还是快点闭嘴吧!

四皇子身体紧绷,眼中闪出幽暗的火苗:“李默!你问这话是何意?”

这哪里是赔礼,分明是以同窗之情好友之谊来逼他认错!

四皇子胸中怒火高涨,嘴角扯出一抹冷笑:“你既知错,还不速速退下。”

……柔和的晨曦透过大窗子洒落进明亮宽敞的学舍,几个十一二岁的少女坐在桌前,正低声说笑。

盛鸿先是一惊,旋即会意过来:“你说的是,有人会出手,令齐郎中认罪速死!”

谢明曦没去看李湘如快喷火的双眸,转而对萧语晗笑道:“我们一起去给母后请安。”

那双深幽的眼睛里,闪着的是冷厉的寒光和孤注一掷的决绝。

过了片刻,罗氏强撑着笑脸走了回来。

隔日清早,俞太后皱着眉头醒来,面色阴沉地任人伺候梳洗更衣。鲜艳色泽的宫装一律入不了俞太后的眼,芷兰着意挑了一件色泽素雅的宫装,又细细为俞太后上妆,遮掩去彻夜难眠的憔悴黯淡。

萧语晗等人也只得一起表示,都要留在椒房殿尽孝。

……

一个时辰后。

若不是谢明曦出手,谢家肯定不会这般严惩谢元亭!

遥想起尹大将军醉意熏熏笑声如雷的样子,谢明曦也忍不住笑了起来:“放心,我们一起为你呐喊助威便是。”

没曾想,俞光正联合了一些族人,竟直接告了御状。状告堂兄俞光德纵然族人行恶。呈上来的状纸里,列满了俞家子孙犯下的种种恶行。

顾清成了大齐最尊贵的长公主驸马。更难得的是,夫妻相得,颇为恩爱。昌平公主从不以公主身份欺压夫婿。

建文帝也同样喜爱活泼伶俐的小郡主。听闻小郡主在椒房殿,立刻丢下梅妃母女,来了椒房殿。

是谁?

穿着龙袍的建文帝,迈步而入。

俞皇后口中的长卿,正是二皇子妃赵长卿。

可看着俞皇后愉快的笑容,李太后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忍不住暗骂李淑妃母子。都是不中用的东西!

只是,六公主脸上没什么多余的表情,什么也窥不出来。

年轻娇俏的穆梓淇,如今面颊消瘦,身形也比往日消瘦许多。往日灵动的双眸,略显空洞,大而无神。

谢明曦手中动作微微一顿。

鹬蚌相争,渔翁才能得利。

便是一生宿敌,落到此等下场,看在眼里也觉悲凉。

如此细微的神色变化,在激动喧嚣的比试场上,根本无人留意。

鲁王同样茫然:“不、知道。”

换了是我,有这等正大光明的机会,绝不会大发善心。

闽王想着,脸上不知何时多了两抹凉意。转头一看,却见鲁王同样满面泪痕。

鲁王也忍不住怀念起了赵长卿怀孕之时的模样。对比之下,自己现在似乎更惨烈一些。

盛鸿只是要落一落宁王颜面而已,怎么可能真地动手?李湘如这反应,也太过激烈了吧!反倒令人看了笑话。

……

盛鸿自十一岁习武,满打满算也只练了七年!而他,可是自五岁便勤练武艺,至今整整十五年!

五年前,夫婿死后,杨夫子应顾山长所请,到了莲池书院做夫子。本想带着女儿一同到莲池书院,奈何江家不肯点头,硬是将江凝雪留下。

林钰咳完这一声后,又没了动静,继续吃吃吃喝喝喝。

“只是,如今储君之位未定,宫中诸位娘娘之间波涛暗涌,诸位皇子彼此如何,也不好说。你还是和四皇子殿下稍稍保持些距离吧!也免得日后为他所牵累。”

陆迟歉然一笑:“我知道你是一片好意,一心为我着想。只是,我生性如此,实难更改。”

是谢家唯一的子嗣!

徐氏心里嘀咕着,口中当然只字不提。

宫中当然不缺吃穿。不过,蜀王妃有这等孝敬婆婆的心意,总是令人高兴。

蜀王已安然脱身,梅太妃也不愿被卷进泥沼中,思忖片刻吩咐道:“琴瑟,你去库房找些相当的礼物,给静太妃送去。并言明我病中不宜出寝宫。”

这一晚,鲁王便邀了闽王前来。建文帝去世已有一年,守孝的规矩也松泛了不少。私下里喝些酒也无妨。

一切都在他们的算计和预料中。

一众太医很快达成共识,开始低声商榷药方。

道士们练出的龙虎丹,效用颇佳,难免对龙体有些损耗。时间短了看不出来,长期服用,却在逐渐掏空建文帝的龙体。

芷兰生的温婉秀丽,气质端庄。在一众宫女中,十分出挑。

回宫后,她跪在俞皇后面前,轻声道:“多谢娘娘令奴婢家人归京。自今日起,奴婢任凭娘娘差遣。”

然后,笑着看向俞婉:“婉儿,皇后喜爱你,是你的福气。你应召进宫,便好好陪皇后说话。别辜负了皇后一番美意。”

俞婉略略垂眸,柔声应下。

俞太后如一只困兽,阴晴不定,喜怒无常。

隔日中午。

谢明曦充耳不闻,动也没动。

“表哥绝不会这般对我。”叶秋娘声音略略扬高,呼吸急促,胸膛起伏不定,似在说服自己一般:“我和他自小一起长大,情意深厚。他昨日还和我说,等我娘病情有了好转,便登门提亲,娶我为妻。”

也怪不得叶秋娘这般震惊!

叶秋娘捧着一大盒参片,失魂落魄的回了屋子。

叶秋娘用力咬了咬嘴唇,用袖子擦了眼角的泪痕。然后躺下,逼着自己入眠。

俞光正也成了俞太后处之而后快之人。只是,她眼下无暇也无精力对他动手。

俞太后用力咬紧牙关,口中隐隐有了一丝腥甜。

然后,屋子里响起了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50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