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3章:自相残杀
作者: 梨花映月章节字数:56500万

弘治皇帝面带微笑,一切都在朕的掌握之中。

…………

方继藩道:“其实,西进之策,关键之处就在于,银子!没有银子,是万万不成的,数十上百万人西进,还需一路作战,这耗费的,是多少钱粮啊,单凭朝廷,只怕万万不能。可是……陛下,儿臣以为,朝廷既然没银子,可是民间,有银子啊。这么多富商巨贾,他们可有钱了。”

居然还是空手夺白刃……

就是因为要陪在陛下这里,随时撇清关系哪。

卧槽……这些人已经疯了,丧心病狂到了这个地步。

弘治皇帝见王守仁这般样子,而王守仁也看到了弘治皇帝,忙是摘下墨镜,飞快的脱下了冕服,将头上的通天冠摘下,只穿着一件里衣,拜倒在地:“臣万死之罪。”

这皇帝,竟好似有千钧之力,突兀额上,竟冷汗淋淋,他发现,自己竟是动弹不得。

这是锁骨碎裂的细微响动。

见弘治皇帝醒了,萧敬一下子,觉得自己找到了靠山,打起精神,斟茶,递到了弘治皇帝面前。

刘瑾很凶的。

他心里有点狐疑。

倒是此时,外语书院,成立了。

方继藩又掏出一个小圆镜,朱厚照戴着,忍不住道:“本宫这些日子,都在忙着书院和蒸汽研究所的事,没想到,你小子,竟还鼓捣出了这么有趣的东西。”

人都说这些大漠人傻,可细细想来,没一个傻得啊。

王不仕面上的肌肉抽了抽……

这一次,他非要去见一见方继藩不可。

不见就不见,我王不仕,也是有脾气的。

“好,好看。”宦官忙是道。

哪怕来一段山歌,那也美得很哪。

他将自己的家里,贴满了白金,号称白金府,地上的砖石,都是花岗岩,宅院之中,都是珍惜树木,家里仆从如云,连看大门的,都穿着绫罗绸缎。

“只是,有不少人,依旧还是小富即安的心理,这并非是他们不贪图利润,或是因为,他们安于现状,而是他们畏缩了,王不仕乃是京师,一等一的首富,儿臣就是要借他为表率,他越是张扬,这般张扬,还能活得有滋有味,其他人看在眼里,才能安心,这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陛下,儿臣,也是未雨绸缪,非要立这个表率不可啊。”

自己手头上,虽已有上千万两纹银的财富,可谓是富可敌国,可是王不仕深信,只要那齐国公捏捏手指头,立即就可让自己的财富化为无语,可谓是杀人于无形。

邓健呜嗷一声,认清了事实,忍着腰间的疼痛,忙是翻身起来:“少爷力气又见长了,少爷越发有气吞山河的气概,少爷英明,少爷威武。”

听到了陛下所言之事之后,刘健三人面面相觑。

要给父子二人,足够的时间沟通交流嘛,自己凑个啥热闹呢,自己急急忙忙去了,指不定会给他们的沟通造成障碍。

朱厚照一甩头:“哼,问他!”

弘治皇帝坐下,这一顿好打,如疾风骤雨,打的倒是痛快,唯独这家伙,果然是翅膀硬了,打完了之后,还敢顶撞。

现在你方继藩哪壶不开提哪壶,这是什么意思?

虽然等到闯王进了京,从这些口称没钱的大臣家里,查抄出了数不尽的财富。

转悠了老半天,才寻到了西山,见着了方继藩。

方继藩森森然的瞪着他,一字一句的顿道。

邓健就笑:“少爷多才多艺,学富五车,居然还晓得剥皮,小的……能追随少爷,真是三生有幸,祖坟冒了青烟。”

干爷爷的恩情,赛过咱的亲爷爷。

其中一个,通体是黑色,另一个,通体晶莹。

一个神话,已经诞生。

方继藩坐着,慢吞吞的呷了口茶,眼眸瞅了瞅王不仕,调侃着说道:“你别光顾着说,你倒是拜下来呀。”

许多人身躯一震,眼里放光。

交易中心。

这铁路的货运成本低,装载量又大,保定、通州、京师之间,又是最热门的线路,一旦修成,那些蒸汽车,将一车车的将无数的货物,来回运送,想想看,这背后,是多大的利益。

随飞球营的医学生,熟稔的检查了天下他的头,确定完好,四肢,似乎也没有折断的痕迹。

刘瑾乃是东宫的人,怎么可能……让他握有特务刺探之权?

他清楚,这是自己的干爷爷在抬举自己。

“有。”王不仕道:“其一,未来铁路修的如何,只有天知道。其二,若是铁路修成了,盈利不影响,只怕这些买了股份的人,最终给他人做了衣衫。”

“不。”王不仕摇头:“臣不这样认为,正因为是齐国公,齐国公的心很大,铁路局挂牌出来,这是大局,他绝不会因为区区如此,而砸了自己的盘子,所以,他必定成功。”

弘治皇帝笑吟吟的道:“你倒很看得起他。”

欧阳志是一个执行者。

安顿下了欧阳志。

刘瑾嗷嗷叫:“奴婢有话说。”

贵人便轻声喃喃道:“愿天主保佑。”

他艰难的说出这番话之后……

刘瑾来此,是被朱厚照召回来的。

可谁知,梁储居然出奇的冷静。

方继藩一头雾水,不知啥事,等看了奏报,方才道:“陛下,儿臣这徒孙……”

自己的女儿,竟当真有这样的本事,是了,我梁储的女儿,当然非同一般。

至少不会害人,还是能让人学到真本事。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50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