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6章:喜出望外
作者: 梨花映月章节字数:56500万

这一次是真的重创,掌控者无法恢复了,来自无数生灵的怨恨之力是何等恐怖,即使身为此界掌控者都难以承受。

若是真的让他查清了当年的事情,会不会真的杀了她。

这个女人明显的就是算准了这会凤阑绝不在府中来找她的,而且,她显然很害怕见到凤阑绝,这就证明她肚子里的孩子绝对不会是凤阑绝的。

“然后。”叶寒微微的抬眸,望了他一眼,似乎微微的回过神般,再次说道,“然后,到了五六个月的时候,那假的胎气,便会散去,外表看来,似乎是小产的症状,但是,那却是毒发的表现,后果,不堪设想。”

“呵呵。”叶寒听到他急速的回绝的话,微微的轻笑出声,“你的洞房,当然不需要向人禀报了,不过,我先前,在给上官云端检查的时候,怎么发觉,好像有些不对呀,她的胎气跟脉搏。”

当他走进阁厢的那一刻,他就已经知道,凤阑绝开始怀疑他了,他在那其间,曾经想要发暗号通知凤阑锐,但是却都被凤阑绝无意般的阻止了。

等到凤阑绝与上官云端离开后,整个黑夜完全的静寂,整个街道上,没有了任何的声音,包括那坐轿子,久久的,久久的没一点的声响。

他们刚刚看到,王妃翻动的很快,只是这短短的时间内,竟然翻动了三分之一了。

相对的,蓝城的公主就看过的就少了很多。

“我没有那个意思?”蓝岚微惊,没有想到凤忆希会这般犀利的问她,双眸微微望向皇上,略带紧张地说道。

这古代的床幔又有些厚,不像现代的那种透明的纱,从外面望进来,根本看不出里面的东西,更何况南宫雪叠好的被子刚好放在床的内侧,也恰恰完全的将上官云端遮住。

“王妃,先进宫吧。”隐快速的闪到上官云端的身边,低声提醒道。

双眸微微的抬了一下,她的唇微动,一字一字沉声道,“对不起,本王妃那没个兴趣,所以只能扫了公主的兴致了。”

不过,看到她这个样子,大家下意识里都松了一口气,这个女人都傻成这样的,不要说是写那么难的答案,只怕连字都不会写吧。

“皇上,这是管家们算出来的答案。”侍卫先将那些答案拿到了皇上的面前,先让皇上过目。

他怎么都没有料到,他这一决定,注定了他一生的纠结。

“就是,她这个一无是处的草包,进了王府,真是让王爷丢尽了脸面,也让整个王府蒙羞。”三夫人也毫不示弱的附和道。

叶寒微愣了一下,然后拿过瓶子,打开,细细的观察了一下,然后突然抬起了眸子,一脸惊喜地说道,“皇上,你从哪儿得来的这么一件奇宝贝?我以前,倒是在医书上看到过这种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宝贝,只是,却一直不太相信,没有想到,今天还真的见到了。”

“这么说是真的,你真的不是夜无痕的女人?”叶寒的脸上却是快速的漫过狂喜,一脸激动地说道。

而为了掩饰他们真正的关系,他便对外宣称,她是他的女人。

“凤忆希,你到底要本王怎么做?本王歉也已经道了,为了弥补两年前的错,如今更是再次正式的来提亲了,你还要本王怎么做,你才满意?”阑魅辰此刻似乎也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怒气了,不由的低声吼道,眸子中的怒火也微微的升腾。

上官云端的身子猛然的僵滞,难道?所有的人都目不转睛的望着上官云端,等待着她的反应。

她想喊,却喊不出声,她想动,却又不能动,只能无力的蜷缩在地上,心微微的有些疼。

两人说话间,叶寒已经走了进来。

“瞧瞧她那傻样,再看看她这副丑八怪的蠢样,天呢,她还真是不要脸呀,到时候,可别把绝王给吓到了。”一个长相极为清秀的女子说出的话,却是刻薄到了极点。

只是,凤忆希却还是注意到了他,看到他悄悄的离开,眉头微蹙,双眸微转,望向紧紧的抱着上官云端的皇兄时,突然明白了什么,心中对夜无痕隐隐的多了几分敬佩。

上官云端怔住,但是随即唇角的笑却是愈加的漫开,心中更多了几分感动。对,心灵相通,他听到了她心中的喊声,所以才找到了她。

他已经知道,她的心中是有他的,那么他就绝对不会再放手了。

进了皇宫后,他便直直地去了太上皇的寝宫,只是,到了太上皇的寝宫外时,却看到,他原先的那些侍卫,都已经被换下了,只是,不知道,现在的太上皇清醒来不没有?

只要太上皇还没有醒过来,他就能够利用太上皇对付凤阑绝。

太上皇此话一出,凤阑锐完全的惊住,而太上皇此刻那犀利的目光与狠绝态度,更是让他暗暗惊心,看来太上皇是真的已经恢复了,先前只怕是故意装出来迷惑他的,应该就是想要让他自投罗网。

而且今天的局势已定,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的机会了,只是,他一直都伪装的极好,凤阑绝是怎么发现的?

“小晚,其实那天晚上,是我把老夫人的毒换了,他中的并不是那种毒,而只是一种简单的让人发热的毒,所以,后来,他进你的房间后,没过多久,便昏睡过去了。”那个男人再次语不惊人,死不休地说道。

众人猜测着,可能是因为绝王此刻真的无话可说了吧。

有一种人,他只是一个眼神,一句话,就足以让人胆战心惊,凤阑绝绝对是那种人。

上官云端此刻可以断定,这人就是冲她来的,跟银子什么的没半毛关系,只是,真的猜不出,他是何目的?

“不认识。”这次李玉的脸上,已经完全的恢复了,便又多了几分霸道与嚣张,想要不想地睁着眼睛说瞎话。

只是,他万万没有想到,上官云端想要的就是他的这种答案。

叶寒平时虽然说话大大咧咧的,但是也不是那种不分场合的人,毕竟如今皇后还在场呢,他这话,似乎也太过了点,毕竟,他跟上官云端可没有任何的关系。

只是,不知道叶寒有没有查出她徦怀孕的原因?所以,她还要找个机会跟叶寒单独的谈一下。

这份爱,是那么的伟大,多么的无私。

爹爹带兵多年,手握兵权,皇上心中肯定是担心的。自古以来,手握兵权的重臣都是皇上的心腹大患,更何况上官傲天带兵大多年,深得人心。

二夫人愤恨的目光落在了上官云端的身上。

百姓原本都被她刚刚的气势震住,都有些害怕,只是听到此刻她这略带商量,而且又亲和的语气中,心中都暗暗的松了一口气,而且也都是本能的从心底里,对她多了几分好感。

“云端,没事吧?”他走到她的身边,手已经习惯性的伸出,揽住了她,有些担心地问道,特别是在看到,他派在她身边的侍卫,竟然也不在她的身边时,脸色微微的沉了一下。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真不知道,她到底是用什么办法,让那些百姓,那般积极的捐款的。

“皇兄,原来是真的呀。”凤忆希听到凤阑绝亲口承认了,顿时一脸兴奋的喊道,“皇兄,这一次说不定你真的会输呢,皇嫂可是筹了很多银子,而且蓝姐姐还捐了一万两白银呢。”

上官云端跟凤忆希都松了一口气,既然这边没什么异常的戒备,她们便也不用再躲闪了。

凤阑绝的眸子微微的沉,果真如他所料,太上皇病重,父皇与母后都去了,会不会?

传言中,太上皇在位时,一直都没有皇后,而且后宫中也没有几个女人。

直到他四十岁那年,才在朝中大臣的紧逼下,不得不选其它的女子进宫,在四十二岁下,终于有了一个皇子,就是当今的皇上。

而且,太上皇一直都是最维护他的,也因为太上皇的健在,才让凤月国朝中一直安然无事。

她自从来到这古代后,还没有好好的出来玩过呢,这次有个机会,她一定要好好的玩个痛快。

话一说完,没有再理会任何人,便揽着上官云端向着王府走去,众人纷纷的愣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呀,玩的有些累了,连丞相大人都不见?

还是,他对凤阑绝真的那般的忠诚,这种时候下,还是选择帮着凤阑绝?只是这么做,似乎。

叶寒说,那种药的成全太过复杂,他不敢轻易的配制解药,而最关键的是,他不能完全的确定,上官云端身上中的就是那种毒。

上官云端暗暗一惊,其实,她也早就想到过这种可能,而且在刚刚听到凤阑绝的话后,便更怀疑这一点了。

为该书点评
系统已有56500条评论
  • 最新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