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正网充值

一串旋律石-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439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103章:哑然失笑

一串旋律石 74392

顾千城说它成精了,真得一点也不错。

人穷志短,就算她不想接受封夫人的好意也不行,她要一身便装去接旨,皇上立马就不高兴了。

“我听到了,你说过……你不做残忍的事。你能不能带我离开这里?”唐万斤一脸祈求的看着顾千城。

而且忠心蛊只能要求中蛊的人忠心不背叛,却不能要求中蛊的人一心一意为主子考,一心一意为主子谋划。

只有进京,在京城为官,他们顾家才能沾点好处,才能对外说是官宦人家,才能与官家打交道。

“回万岁爷的话,秦王殿下虽不能亲至,可却派人传了话来,说是给圣上准备了一份,独一无二的贺礼。”小太监讨喜的道。

如果可以,谁不想活得明媚灿烂,谁愿意费尽心机,成天算计,众叛亲离?

“嗯,”被暗卫坏了好事的秦殿下很不高兴,不过看暗卫这么有眼色的主动消失,秦殿下还是很满意的,“你们都走,本王不需要你们保护。”

绳子的另一端在七百米左右的高度,饶是秦寂言轻功再卓绝,也不可能凭空踏到那个高度,中途必然要借力,只是……

老皇帝不会因为这种小事,而责怪秦寂言,更不会因此让为秦寂言不逊同。只是老皇帝输了,面子上总有些过不去,于是秦寂言就可怜了,被老皇帝留下来尽孝。

老皇帝偶尔会要秦寂言陪他下,可秦寂言也不乐意和老皇帝下,每次老皇帝露出一个苗头,秦寂言就找理由跑了。

楚世子做事并不仔细,老太爷的很快就发现,楚世子在城外庙里养了一个姑娘,而且那姑娘和楚世子还不清不楚。

“是什么?”大丫鬟追问,许是想到院子小,顾千城能听到她的声音,语气温和了不少。粗使婆子缓了口气,这才平定下心神,指着外面的说道:“外面池子里,有人死了,说是大小姐院子里的孙妈妈,老婆子听到就来给大小姐报信。”

秦寂言又对身后的亲兵道:“找言将军来见本宫。”

封似锦听到几个副将来问他粮草的事,着实是愣了一把,得知是言倾叫这些人过来的后,在心底暗骂言倾狡诈。

这话……听得凤于谦一个机灵,眼神不由自主的落到唐万斤的手上。

“真是太可惜了。”带着说不出来的遗憾,凤于谦带了一小队人马回漠北城,准备拿下圣女倪月。

收拾整齐后,秦寂言才施施然的走出来,“朕去御书房,记住,发生天大的事也不能不告而别。”招呼不打一声就消失的事,做一次就好了。

“是的,他没有机会。弹劾顾贵妃和顾国公的折子,已经在内阁,封大人绝不会压下。”秦寂言好看的眉眼微扬,眼中的寒意只有他才明白。

长生门的特使被突来的变化吓了一跳,也没空管他们,左右他们身上都有忠心蛊,躲得了初一躲不过十五。

“本王身边,不要残废。”

秦寂言给顾千城的暗卫,此时化暗为明,当后方传来一阵骚动时,暗卫立刻跳下马车,一盏茶后暗卫过来,轻敲马车的门,“姑娘,程家的马车来了,他们一路和前面的人交换位置,和我们隔着六辆马车。”

封大人是首辅,皇上要追封自己的父母,这谥号必要与首辅等大臣商量,这追封的圣旨能念出来,封大人也是同意的吧?

“有刺客,快……”

全都炸成渣了,那机关暗器还能用得上?

天牢的铁链和锁都是特制,可以砍断不错但不是什么刀都能砍断,也不是一两刀就可以砍断的。

秦寂言没有放弃最开始那枚棋子,可也没有牺牲任何一枚棋子,即使他最后输了,可也只是赢了半子罢了。

丫鬟被打死的样子。

“胆子不大,怎么敢在这条道上混饭吃。小子,你爷爷我今天就教教你,什么叫强龙不压地头蛇。在我猪头六的船上,是龙给我盘着,是虎给我卧着,想要在我猪头六面前充大爷,你大爷我会打得你找不着北。”猪头六恶狠狠的瞪向秦寂言。

猪头六听到这话,突然冷静下来了。

“不可能。极少有人能在朕的威压下,还能保持冷静,不露破绽。”连景炎与封似锦都做不到,更不用提旁人。

“你等等,我们已经去禀报给……”

闭目思索,秦寂言略坐了一会,便带着宫人来到天牢。

子车侧身避开,将铜盆放在一旁,巧妙地将其遮住,“姑娘又吐了,我先去给姑娘倒了盆中的秽物。”

把一巴掌给个甜枣也不是这样的,老管家这种做法,真叫人恶心。

“你呀……就不能等等本王吗?急急忙忙去西北,你真要去,本王还能拦着你不成。”秦寂言听到顾千城的话,心疼到不行,哪里有还有不满。

“一共有几道石门?”长生门的人在算,顾千城并不需要跟着熬,她休息得很好。

一黑一白,在这片火色的海洋,特别明显。

仔细看,会发现这把刀,就是封老爷子送给顾千城的那一套,被顾千城命名为柳叶刀的飞刀。

“咚……”当身后的打手,一拳打在顾千城的背上时,顾千城手上的刀子,扎进面前那个打手的胸腔……

顾千城恨死自己了!

可是,除了对不起,顾千城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

秦寂言没有搭理焦向笛,眼也不眨地看着顾千城,双眼闪动着自己也不曾发现的神采。

“才二两银子,真小气。”焦向笛看顾千城,居然要脱困了,一脸遗憾。

去六部学习,和管着一部那可是天差地别。秦寂言要管着六扇门,那和赵王他们有什么区别?

皇爷爷年纪越大,越喜欢粉饰太平,为了平息三位皇叔的不满,只能牺牲他。

殿下,这样真得好吗?

摄政王轻轻点头,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给太后身旁的女官做了个手势。

秦寂言从不相信,有什么是天生就会的……

老管家说完这话,转身就走,脚步从容,神情平静……

要是秦寂言能看到她脸上的笑,就会发现她那笑容,阴冷的可怕,完全不复之前的清冷孤傲。

而且还被撕碎了,锦衣卫首领费了好大功夫,才将其粘起来。

“言将军?他好好的西北干什么?”不知为何,顾千城心中一跳,脑子里不由自地浮出,那个冷硬却内敛的少年。

景炎约顾千城出来,也就是碰个面,聊聊近况,见顾千城没有心情聊天,景炎也不勉强顾千城,说了两句便寻了个理由分开。

顾千城知道言倾的心意,可却不知自己对言倾的影响力有这么大,心情不由得沉重了几分,重重地点头:“郡王妃放心,我明天就去找言将军。”

“不能,我还想试一试脱了裤子打。”秦寂言极度无耻的道,顾千城脸颊更红了,气恼的道:“你敢!”

再不走,等到圣后想明白他是在诈她,估计就走不了。

除此之外,顾二爷好不容易混到的实职,前两天也因为一个小错,被上峰挑了出来,然后被撸了官职,回家吃自己的。

暗卫一路跟紧猪头六,看到猪头六带人不断的来绕圈子,钻山洞,有好几次暗卫差点跟丢了。

“不好了,不好了,官府的人打上来了。老大,你快醒醒来,官府的人带兵上山了,就要打到我们面前了。”

大醉初醒的土匪们还有几分迷糊,可听到朝廷的兵马打上来了,一个个立马就清醒了。

“皇帝老儿果然阴险,我们中计了。老大,现在怎么办?”一干土匪全部酒醒,抄起家伙跟在猪头六身后。

这就是大秦朝的官员呀!

可就在此时,传令兵急切的声音,打断了秦寂言的话……顾千城伤心难过,顾夫人就高兴,每每看到在家金尊玉贵的顾千城,顾夫人就会想到,在赵王府受尽折磨的千雪。

“夫人……”木板早就准备好,抬木板的粗使婆子,很快就来了,上前请示了顾夫人,便上前去搬孙妈妈的尸体。

顾夫人说完转身欲,可在她转身的刹那,顾千城开口了:“夫人,你说,我去衙门告你谋杀会如何?”

顾千城上前将盒子取出来,高深莫测的道:“这是救命的东西。”

“郡王,回头对众将士宣布,钦差奉皇命犒赏三军。”秦寂言轻敲桌面,将事情定性,“至于辛苦跑来的钦差们?在路上遇到西胡的兵马,九死一生跑进大营,当晚就去了,身上什么也没有。”

见顾千城有认真听自己的话,封老爷子很是受用,满意地点头,谦虚的道:“我也不是说你有错,毕竟每个人对事物的看法是不同的,我不能将自己的观念强加在你头上,我只是阐述自己的观点。”

他就喜欢听话、受教又不聪明的孩子。

“老爷子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顾千城上前,搀扶老爷子去用膳。

“城门口这么多人,不会出事吧?”有胆小的官员,见百姓进出城都成问题了,担心的道。

“你不会以为,没有我帮忙,朝廷会收你的银子吧?你真以为朝廷在这个时候,提出要银子做赔偿是巧合吧?”顾千城继续用,你是傻瓜的眼神看君亦安。

赵王现在正忙着,从庶子中挑一个合适人选做继承人培养,实在不行他还能学老皇帝,从孙子里挑。左右他们老秦家的男人命都长,只要不死于意外,活到六十七也不是难事。

秦殿下看着其中明显一份,份量明显极多,不由得再次失笑……

“小的明白。”这事不用吩咐大管家也会办,“要不要告诉老太爷?”

“老太爷问起就说,没问就算了,这种小事不要劳烦他。”说了又怎么样,老太爷当初宁可牺牲承意也不敢得罪东其侯,现在又怎么会为了承欢,得罪握有实权的程将军。

承欢的仇,她会报!

子车的运气不好,游错了方向,到不了岸。可同时,他的运气又极好,在他即将脱力、昏迷时,他遇到了一艘船,而船上的人发现了他的存在。

如果是以前,秦寂言还不会这么担心顾千城,可顾千城怀孕后,身体极度虚弱,根本没有武力,秦寂言真得无法不担心。

事实上,要不是子车的样子太惨,他早就狠揍子车一顿了。

当然,就算不是也没有关系,先上船再说。

可惜,他的喊话还没有说完,秦寂言就出手了。

果然,只要有顾千城在,天大的事也不是事。

这对夫妻,真是让人失望。

“本王定不……让你失望。”秦寂言张口许诺,可话到嘴边却生生把“不负你”变成“不让你失望”。

秦寂言明白顾千城想法,缓缓点头:“找到后,本王让人给你送来。”六扇门现在已备配了专业的仵作,可秦寂言仍然喜欢和顾千城共事。

漆黑、空无一人的大街上,秦寂言踏着月色,慢悠悠的在街上走着,不多时就有一个黑衣人从暗处走出来:“殿下。”

“死者眼眼睁开,眼珠翻白,嘴角歪斜,嘴角边和有鼻孔中有涎沫流出。平躺,面朝上,手脚拳曲,右小腿有一处暗伤,青紫色,系死前所伤,不致命。”

他和顾千城商讨过案情,认为背后主谋之人,有很强烈的复制心理,而且很自信,秦寂言不认为,对方会在最后一刻改变决定,提前两天出手。

“封大人年少高才,本宫身边正缺封大人你这样的人才,此战还需要封大人帮本宫出谋划策。”一句话,便把封似锦留在战场上,不到战争结束,秦寂言绝不会放封似锦提前回京城。

“好了,别想了,回头把坛子打开就知道了。”秦寂言怕顾千城想太多伤神。

顾千城想拒绝,可对上秦寂言幽深坚定的眸子,拒绝的话却怎么也说不出来口。

“呃……也不是非上去不可,我就是说说而已。”见秦寂言答的爽快,顾千城反倒有些不好意思了。

不过,这些人就没有封首辅那么好的待遇,秦寂言把人救出鼠群后,都是随手一丢的,至于那些人是脸朝地,还是屁股朝地,那就与他无关。

“并不是心疼,而是自己的事自己做。”她不介意用秦寂言的人,也不介意用秦寂言的势,可有些事需要自己做,比如保护顾家。

“圣上……”朝臣扑通扑通跪了下来,一个个苦苦哀求,秦寂言不为所动,冷冷的道:“你们有时间关心朕纳不纳妃,不如好好清理清理你们的后院,看看你们的后院都成什么样,看看你们的儿子都成了什么样。”

众朝臣一看就知今天没法继续劝了,不过没有关系,还有明天、后天,他们总能劝皇上立后纳妃。

她极少动手杀人,可真决定要杀一个人,却也能不择手段。

择子虽是一味狠药,可这个时候确也是良药。没有择子,顾千城的孩子早没了。

怀个孩子跟怀命似的,孩子这才几个月,她差不多就折腾掉了半条命。

五皇子生生忍住,牙关咬得咯咯作响,整个人都处在一种癫狂的状态。

基本上秦寂言就这么决定了,程老太爷即使有所不满,也只能同意这个方案,毕竟程蕊杀人是事实,想要一点都不透露出去,那是完全不可能的事。

“我,我……”顾千城大口大口喘气,可到底是松手了。

有之前和唐万斤一起,从京城走到西北的经验,顾千城这一路走得还算顺利,完全没有惊动林中的动物,也没有留下太明显的痕迹。

“死亡时间……”顾千城顿了一下,不是她弄不清,而是需要把小时换成时辰:“超过八个时辰,应是寅时到卯时之间(凌辰三点到七点)。手臂处有尸斑,尸体僵硬,眼球翻白,唇开齿露,牙齿咬紧,嘴巴两边角、鼻孔中有涎沫流出,手脚拳曲。初步推断为脑出血死亡……”

“不必。”他不至于连个女人都不如。

“那走吧。”顾千城跟在秦寂言身后,抱着小雪貂往里走。

“这群人,真是该死。”封似锦低咒一声,顾不得前面的危险,示意暗部的人带他到马路中央。

众生皆平等,不过是美好的愿望罢了。现在没有实现,将来也一定不会实现。

这才说了几句软话,怎么就开始笑了,就有那么好笑吗?

顾千城忙哄道:“是,是,是,我错了,我说错话了行不行。我们这是大老爷与夫人。我亲爱的夫人,乖乖……不要生气,生气会变丑的。”

顾千城虽然希望老太爷现在就问《夷国志》的事,可上赶着不是买卖,老太爷都能沉得住气,她怎么能沉不住气。

自从太子死后,皇上一直没有再提立太子的事,这几位要说没有一点心思,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现在见皇上直接跃过他们,去培养秦寂言,这几位爷心里怎么可能好受,不给秦寂言使绊子,那绝对是不可能的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