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正网充值

一串旋律石-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439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45章:信而有证

一串旋律石 74392

谢明曦露出会心的笑意。

兄长盛渲伤势着实不轻,一夜过来不但没清醒,还发起了高烧。理智上,她知晓兄长是咎由自取,怪不得六公主。从情感上来说,她自然偏向自己的兄长……

看着谢钧肉痛又不得不佯装慷慨的神情,谢明曦暗笑不已。

新婚之日,身为新郎的李默,少不得要被众人灌一波酒。

人比人,气死人啊!

万幸此事颇为顺当,等收了卷,一切便尘埃落定。

林微微也为之欣慰不已:“这可太好了!”

谁不知道谢钧就是个贪恋虚荣的软蛋,为了区区一个户部郎中之位,就彻底站到了谢明曦这一边。如果不是因为谢明曦,谢钧岂肯放过两边下注的好机会?

然后,拉起秦思荨边走。

没想到,另一道身影也同时闪了过来。

盛鸿知晓这个名字后,略有几分不满意。只是,这是皇祖父亲自赐名,想不认也不行。

无人看六公主,无人看林微微,无人看尹潇潇。所有人的目光,全部集中在谢明曦的身上。

此时天子问询四皇子,众官员不约而同地抬头看了过去,竖长耳朵,唯恐听漏了半个字。

谢明曦是唯一的例外。

俞太后一直住在椒房殿里,椒房殿亦是后宫最大的寝宫。福临宫小了不止一筹。因帝后皆居于此,也日渐有了凌驾众寝宫的气势。

这一刻,谢明曦熟悉亲切的面容,忽然变得遥远陌生。

这么一个毫无风骨的男子,便是皮囊生得再好,也令人憎厌。

“你做得对!”

“说起来也是造孽。淮南王府上下几十口,一夜之间皆死在宗人府的大牢里。便连几岁的孩童,也没能幸免。”

被关了三年多,永宁郡主的骄傲被一点点的磨平。冷艳的脸孔也渐渐变得如木石一般,再没什么多余的表情。

刀疤脸男子未出一言,大步上前,倏忽拔刀。在众人惊骇的目光中,手起刀落,砍了鼓噪之人的头颅。

想起这些,丁姨娘泪雨纷纷。

身为天子,宠爱中宫皇后众臣管不着。不过,天子膝下空虚,只有端柔公主一女。理应纳宫妃入宫,为天家传承子嗣开枝散叶才是。

徐氏板着手指算时间,然后又低声道:“……阿钧昨日特意叮嘱我,今日进宫后,一定要和皇后娘娘好好说一说子嗣之事。”

身为天子,连一个藩王都压制不住!

方若梦怯生生地插嘴:“只怕杨夫子舍不得江姑娘。”

有前例在先,众少女纷纷点头。

身为夫子,便该尽心教导所有的学生。

萧语晗李湘如尹潇潇一起看了过来。

四皇子和她同房的次数确实极少,寥寥可数。不过,每个月也有那么一两回……四皇子自是也希望她这个正妻早日有喜。奈何她就是一直没怀上身孕。

没想到,这步臭棋今日成了妙棋。

提起此事,丽妃心中冷哼一声,扯动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意:“妹妹说笑了。”

话音未落,一个宫女便行色匆匆地进来禀报:“启禀丽妃娘娘,射箭比试结果已经传至宫中。拿了第一的……是六公主殿下!”

……

“草民谢元亭(民妇孙氏),见过太后娘娘,见过皇后娘娘,见过太妃娘娘,见过王妃娘娘。”

颜蓁蓁自恃才高,此次只参加一门比试。而她却参加两项比试。

两人四目相对,心跳各自快了一些。

“子毓,你什么都不必说了。”李默深深呼出一口气,俊美的脸孔绷得极紧:“事情真相如何,只有殿下最清楚。”

谢明曦有些不满地推了推他。最近太过肆意纵情,她的腰到现在还有些酸软。今晚可不能再闹腾了……

谢明曦面上不动声色,心里却冷哼一声,将这笔账记到了李默身上。

算计盛渲,她毫无愧疚。

顾山长自然清楚自己的弟子绝不是什么任人欺凌的白莲花,而是狡诈多谋挖坑坑人毫不手软的黑莲花……

然后将淮南王府狠狠夸赞一通:“……淮南王府是王室宗亲,淮南王雄才大略,颇得圣眷。淮南王世子性子虽耿直了些,也当得上英明神武四个字。盛公子更是千里无一的出众少年。穆大人许以爱女,得此佳婿,着实令人艳羡。”

管事满脸带笑地前来回禀:“启禀王爷,启禀世子爷,迎亲的队伍已到了一里之外。”

颜夫人:“……”

然后,一众皇子进了椒房殿。

四皇子:“……”

谢老太爷深以为然:“你说的没错!罢了,一切都随明娘便是!”

“本王此次前来,是为了永宁和你和离一事。”淮南王干脆利落地道明来意:“你们既无夫妻缘分,和离也好,一别两宽,各自欢喜。”

……

颜阁老也是悲从中来,低声喃喃:“或许,很快就轮到你我了。”

谢明曦意味深长地笑了一笑。她一直酒量平平。今晚来之前,提前服下了特意调配的解酒药。喝得再多也无妨。

见董翰林醉成这副模样,小巧玲珑的董太太怒哼一声,用力拧住董翰林的耳朵:“来之前我怎么叮嘱你的?怎么还醉成这副德性?”

令萧语晗惊喜的是,三皇子竟亲自来了。

这也成了近来众人口中的最新笑谈。

当然了,明着奚落太子殿下的也不是没有。

顾山长熟悉的声音响起。

唯一的遗憾是,昌平公主和顾清成亲之后,一直迟迟没有身孕。直至四年前,才生下了女儿顾舒瑾。

然后,建文帝行至殿内,给李太后行礼:“儿子见过母后。”

俞皇后心中暗暗冷笑。

……

俞太后余威犹在,玉乔被盯得后背直冒冷汗,扑通一声跪在床榻边:“奴婢该死,太后娘娘恕罪。”

抱着芙姐儿的谢明曦忽地略略皱眉,却动也未动。过了片刻,才冷静地说道:“叫奶娘来,替芙姐儿换尿布换干净的衣服。”

一边说着,一边上前抱过芙姐儿。

赵长卿露出了然的笑意。

欺君之罪,是她想担便能担下的吗?身为天子的建文帝,能容忍一个失宠的嫔妃欺瞒自己数年吗?

梅妃神色稍缓,轻声道:“染墨,你对安平一片忠心,我都清楚。待过了这几年,我会做主将你放出宫,为你许一门好亲事。”

只怕会平白生出事端来。

临江王妃也闲闲笑道:“俞夫人顾夫人可别再说笑了。徐老夫人已经红了脸。你们再说下去,她怕是要羞得掩面而逃了。”

皇后册封礼那一日,徐氏当众闹腾,令俞太后大失颜面。今日,徐氏终于尝到了众目睽睽众人所指是何等难堪的滋味。

徐氏心跳得飞快,强忍住以手捂胸口的冲动,心里默默感慨。宫中争斗不见刀光剑影,却更是凶险。

短短片刻,谢明曦便已将心头的翻涌不息按捺下去,面上微笑如常。

尹潇潇俏脸瞬间发烫,红如猴臀。

尹潇潇猛地抬头,瞪了过去:“你笑什么?”羞恼之下,连尊称也忘了。

这当然不是黄泉。

斩草除根,将一切危险的苗头都掐断,才是盛家子孙应有的做派。盛鸿也太心慈手软了……

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

众目睽睽之下,被人用刀抵着胸膛是什么滋味?

盛鸿咧嘴一笑:“恩仇未了,不过,心里很痛快。”

饶是如此,他竟然还是败在了盛鸿手下……

江家人心安理得地用着杨夫子辛苦赚来的束脩,还到处编排,说杨夫子的不是。将杨夫子说成了水性杨花的浪荡妇人。

林微微笑容略略一顿。

恭贺当然有。更有含而未露的隐晦提醒。

林钰咳完这一声后,又没了动静,继续吃吃吃喝喝喝。

……

现在,也该让俞太后尝一尝被孝道二字压住的滋味了。

李太皇太后:“……”

鲁王府闽王府相隔不远,步行不过盏茶功夫。晚上相约一起用晚膳亦是常事。

两人喝酒都颇为克制,一壶酒后不再多饮,改而去了书房。密谈许久,闽王才告辞回府。

鲁王妃赵长卿迎上前,柔声道:“殿下一身酒气,我已为殿下备好了醒酒汤,殿下喝上一碗再沐浴。”

俞皇后淡然问道:“你们会诊的结果如何?药方可开出来了?”

“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这样?”

麻烦你闭嘴,不用你求情,谢谢!

此时天色未暗,练功房里还算明亮。

隔日,天还未亮,叶秋娘便起了身。

权势重要还是命更要紧?

日落西山的俞太后,不再是遮蔽俞家的参天大树,只会将俞家拖入万劫不复的境地。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俞光德已顾不得俞太后了。

“母后,”昌平公主泪水滑落,哽咽不已:“女儿不孝,回来得迟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