申博正网充值

一串旋律石-著

  • [免费小说]

    类型
  • 2019-09-02上架
  • 74392

    已完结(字)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第66章:稽古振今

一串旋律石 74392

沈七七慢悠悠的睁开眼睛,首先映入她眼帘是陈晴风的笑脸。

这块石门看不到边际,完全与火山融为一体,要不是长生门的人说起,她都看不出这是一道石门。

与其一直让北齐吃大秦的肉、喝大秦的血,不如举全国之力与北齐一战。要知道北齐可不比当年,大秦也不是当年的大秦,就算同时对两国开战,他们的胜算也不小。

“你……调虎离山?”景炎的眼睛猛地睁大,气恼地看向秦寂言。

算了,不和一个女人计较。

“长生门不愿意让外人知晓他的存在?”如果知道的会变成什么样?

顾千城被秦寂言闹得眼泪都快流出来,看上去狼狈致极,可是……

“你父亲他是找死!怎么?你不知道秦家后代子孙,凡是储君都得去寻《夷国志》吗?”老怪物的眼皮一掀,凶狠的看着秦寂言。

千城不提,并不表示老太爷想不到顾三叔,他有出息的儿子,也就这么一个。

看千城羞红了脸,老太爷也忍不住乐了,打趣道:“平日见你处处妥帖,像个少年郎一般,难得看你露出小女儿的娇态。”

“那我们现在要做什么?找出埋伏的北齐人?雪山这么大,一天的时间根本找不到人。”顾千城有点走不动了,虽然秦殿下此刻还是病号,可是……

“承欢,怎么了?”三个同营帐的人,还在等顾承欢分吃的人,结果一看顾千城没了笑脸,一个个关心地上前。

秦寂言不等皇上开口,就道:“皇爷爷,我先退下了。”

“末将听令。”言倾双手握拳,一脸认真。

而此时,倪月正在莫老大的府上,等长生门的救援过来,至于逃跑?

“朕到底逼了你什么?罚你跪在宫门口吗?朕承认此举伤了你的颜面,可你就为了这么一件小事而逼宫?”

秦寂言看凤老将军这样,很想问一句:凤老,封大人最近得罪你了吗?你怎么非要把置身事外的封老爷子拉进来?

“真的?”秦寂言眼前一亮。

“有区别吗?”紫衣女官下额轻扬,高傲的道。

“不好。”秦寂言的脸色倏的一变,知道这个时候伸手去接来不及,不顾地面的高温,直接躺在地上,往内一个翻滚,只听见“啪”的一声,火焰果落下,正好落在他的腹部,滚了两圈,眼见就要滚落到地,秦寂言伸手一捞,堪堪接住。

“孩子……”凤于谦上前寻问,可刚开口就看到,顾千城怀中的孩子,身上居然覆盖了一层薄薄的冰霜……解决了那批江湖高手后,太庙恢复了平静,秦寂言面不改色的宣布登基大典继续,而刚获救的臣子们不仅没有意见,一个个反倒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大有你们越是不想登基大典顺利进行,我们越是要顺利办完的架势。

当那一连串谥号念出来,众朝臣傻眼了。

“动作快一点。西胡的兵马要来了。”北齐人心中焦急,而到此刻他们才发现,和他们搭伙进来的人,怎么一点声响也没有,他们不砍断铁链救人出来吗?

顾千城也不去管他们,只道:“你们是谁的人?”

景炎的人却得寸进尺,“顾姑娘,此地离京城尚余千里远,一路上也不知有多少危险,不如由小人一路护送顾姑娘回京?”

“无妨,一局棋罢了。”他还真会把这盘棋,当成胜负的关键的吗?

“千城欠的银子,为什么要我们赔?”顾家除了顾三叔外,其他人都是这个反应,一个个死也不认账,直说要银子找顾千城去,顾千城和他们没有关系。

户部同意了,呈上契约由顾三叔亲手画押,以后这笔银子顾千城还好,要是顾千城不认帐,那就全部要顾家三房承担。

顾三叔听到这话,摇头不语……

长生门的武者负责引开来,蜘蛛女与圣女倪月则带着为数不多的几个忍者,走入废墟里。

慌乱无章的下人,总算反应过来,连忙把顾夫人和顾承志拉到一旁,同时将他的嘴巴捂上。

一队人马拿着长枪冲上来,试图将秦寂言围住,“你是什么人?军营重地不得乱闯,停下来!”

“言将军说得是什么话,什么要不要挟的,真是难听,本王只是让我那好侄儿,乖乖退兵。毕竟都是一家人,哪有隔夜仇。”赵王死也不承认,自己拿百妊的命要挟朝廷,有些事可以做但不能说。

“那你快去吧。”顾千城这段时间一直都是吃了吐,吐了吃,老管家已经习惯了,并不会多想。

“呃……这件事都过去了,殿下你别生气。”顾千城不敢再多为暗卫求情,默默地在心里为暗卫们点一排白蜡烛。

“圣上,国不可一日无君,还请圣上三思。”朝臣齐齐跪下,苦苦哀求。

多一位数,所带来的庞大计算量,不仅仅是翻一倍那么简单。为了打开第三道石门,长生门那些精通术数的人,两天两夜没有合眼,这才把数字算了出来。

“夫人,不可,危险……”外面的人,见顾千城没有把数字抄出去,就按了一个数,吓得脸色发白,可是……

她这次不仅走眼了,还走眼走到天边去了,什么凤将人,对方直接是外族人好不好!

“怎么回事?”顾千城脸色大变,顾不得酸痛,提起裙子就往废墟里冲……

一俱,两俱……

既然人家不帮,顾千城不会厚着脸皮一求再求,秦寂言的确没有帮她的义务,她再说也没有意思。

北齐太后这才转移了注意力,不再理会秦寂言。

眼中的杀意一闪而逝,待到摄政王转身坐下,脸上又恢复和气的笑,而这个时候太监也将顾千城的座位搬来,出于试探,太监将位置与秦王位置并排安放,而秦寂言没有提出异议。

就这么一抱,她发现秦殿下居然——有反应了。

这是威胁,倪月在用她的命威胁秦寂言,如果秦寂言不应下她的条件,龙宝就会和她一样,最多只有五年可活。

“他……在京城不是很好吗?”顾千城想到平西郡王妃来提亲的事,心中紧紧一痛。

“出事?那算出什么事,不就是你那不慈的父亲死了吗?难不成他比朕还重要?你居然为了一个死人,丢下朕跑出宫。”这要是顾千城赶出宫救人,他也就认了,可偏偏是为一个早就死僵硬的人赶出宫。

“还有下次?”啪……秦寂言又打了一巴掌,虽然隔着衣服,可那清脆的巴掌声,还是叫人讨厌。顾千城咬着唇,委屈的道:“能不能不打屁股?”

“圣上小心。”武将大喊,拔刀挡了一记,禁卫也蜂拥上前,手中的刀反手刺入土丘里……

话落,剑起,风遥如同杀神,杀进战斗圈。手起,剑落,每一剑都正中目标,如同切西瓜一样,将面前的死士一个个切成两截。

顾老太爷一看就明了,当即沉着脸对顾家大老爷道:“怎么回事?”

管家没有犹豫,直言道:“老太爷,小人刚刚问过,大小姐的马车在门口等了许久,甚至让人叫了门,却没有人应。”

窦氏虽是大老爷的二房,可在老太爷面前还是颇有份量的,窦低知晓老太爷喜欢她的爽利,也不兜圈子,直接将原因说了。

“想剿我们,先摸上山再说吧。皇帝老儿的人可娇贵了,昨晚那么好的机会都不见他们出手,就凭那群大爷,能摸上山,做梦吧。”

“知道了,大哥。你放心,我们不会乱来的。”土匪们一向很听猪头六的话,而猪头六也不曾让他们失望。好几次,都是凭借猪头六的谨慎,才让寨子躲过灭顶之灾。

土匪窝里的老人、小孩和女人,也不是好惹的。

“不是吧,金珠藏在这里。”顾千城傻眼了,盯头看着自己怀中的小东西,“你不会知道吧?”

满地都是金珠,一颗一颗滚圆硕大,随便一颗放在市面上,都能卖出大价钱。

顾千城摇了摇头,见向导又打断一根屋梁,找出上百颗珠子仍不满足,还欲打断第三根,顾千城忙退了出来。

“能证明什么?证明我不是靠家中庇荫?”言将想到自己在军中,听到最多的就是他有一个好父亲,他有一个好出身。无数人在他背后说,如果他没有一个好的出身,他绝对没有今天的成就。

言倾的困扰从古至今就有,她哥哥当年在部队升职快,那些人也说是因为家世,可是有几个看到他哥哥,每一次执行秘密任务带回来的伤?

“没事的三婶,我不怕。”她早已习惯与尸体找交道的生活,这段日子在顾国公府,她反倒各种不适应。

秦寂言愣了一下,俯身摸着顾千城的小肚子,一脸惊喜的道:“易困,还爱吃酸,你不会有了吧?”

他很想要一个,他和千城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必然是最好的。

“千城姐姐,你没事真好……”顾承意担心自己真会丢脸的哭出来,连忙拉着顾千城的手,拿顾千城的袖子挡住脸。

时间太短,要做的事情太多,景炎分身乏术,顾千城在景园呆了一个月,景炎只在当天见了她一面,之后两人再无交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指南